轻吟窗花,春天序曲

文/万加强收拢忧郁的心境,凝神提笔,在岁月的宣纸上,泼一幅暖阳如雪的帧卷。光阴,抽尽所有的凛冽酷寒,将群山皱褶里的雪痕悄悄掠走,顺泉溪与心灵里的盼望流向远方。苔藓在岩石上坚守一生的承诺,那件衷真不渝苍绿色的蓑衣,让心颤抖,让血凝止。柳烟笼罩的林带,鸟鸣把山野幻想的空间塞满。这时,江流上的冰排,汹涌内心的积郁,浩荡着宣告万马奔腾庄严时刻的开启。江畔几棵苍松耸着竖琴,弹拨初春的前奏曲。将散落的晨光碎片,揉成动听的音符,镶嵌在天边雪霁上的琴弦里,跳跃的阳光手指将音韵抛向燃烧的虹云。不必用远思的翅膀,丈量划过寂寥长穹的辛苦,那只扶摇的山鹰,却为洇润的青苍点上一滴墨迹,宣纸上的灵动,融雪滴泪。不必掂量晶莹的白雪轻盈或厚重,那可是严冬最衷情的伴侶,亲切而温情。而暖阳初露的笑靥,轻轻擦拭着春雪脸颊上的泪花。只愿将春的序幕徐徐拉开,挽揽煦风,轻吻月光,初迎朝暮。只愿将璀璨的繁星,抒展成原野上的晨晖,慰藉心泉里日积月累的期许。料峭的微寒,穿过叠嶂,携一束留恋的凇花,随季节的尾声吟诵那首春眠不觉晓的唐诗,一起消失在向远峦起程的路上。瞬息,那条春天的山路已在原野上大胆地铺开。噢,昨夜雪霁下的彤云,许是冲出光阴的束缚,把旷野的寂静渲染。啊,谁在轻吟暖阳如雪的歌谣?啊,春在轻吟暖阳如雪的歌谣!这斑斓若曦的天光,是上苍恩赐给大地圣洁清冽的春晖。东山上的青鸟衔来缕缕灵动的曙色,抖绽林海浪峰的芽苞,渐次韵开雪霁上的暖阳,在预约万钧的笑声里,抒发春回大地的襟怀作者简介:万加强,笔名:万里蓝天、老万、雪山。

文/万加强窗棂,在草屋的北墙上,盛开童话里奇幻的故事。眼神,咦?啊!向你倾来。冬天的寒风怎能培育出晶莹剔透的梦境?!屋内的兰萱,漾溢萌春的气息。而屋外的山峦,松林苍茫浩瀚,陈诉经久冷酷的秘密。请把乡愁,暂安在光阴的角落里吧。这么急切的眼神,为谁隐忍哽咽?肆意洒脱的窗花,精绝,灵动,美目,让开阔的想象无地自容。哦,苍天恩赐的手笔,大气而娇巧,牵动玻璃的思想在万物间游弋。抽象和意象猎奇的世界,如若梦域里真实的幻像绝美,迫使苍白的灵魂,在怀春的路上脚步轻盈。这时,还有谁在惦念,那位岁月老人围坐的篝火,旺燃还是渐息?苍老的手颤抖地撕扯着日历,朝暮纷纷飘雪,飘雪纷纷朝暮那声声的轻咳和叹息,执著地用一生蹒跚的步履为冬日坚贞着守候。光阴在远处轻吟一首留恋的歌谣,久违的山风又掠上草屋的窗棂,奇幻的窗花已摇响风铃,已摇醒梦春的群山。当冬日的忍耐和疼痛,被新绿的疯野弥漫,窗花己扮作流淌喜泪的新娘,窃窃地等待远嫁春乡万加强,笔名:万里蓝天、老万、雪山。

冷冽为温暖设下十面埋伏。谁能拯救危机?节气,却领了太阳出征的令箭。春雨驾着云朵,向残冬的战阵袭来。我们的庆功酒,等待谁的宴饮?雪霁溃败之时,且看万千山川胜利的开怀畅饮。酒后的豪爽来了。啊,是来了!杏花,梨花,达子香花互争纷纭雨花醉态容颜。料峭的枝头,孢芽欢笑着咯咯童音。一群谁家跑散的疯孩子,纵情跳进花海中嘻戏。这纤尘不染的意境,让童贞生辉。我说,忐忑的心情,己被春风洗涤。洗涤的还有远峦近野的沉稳和初情的羞矜。试问,谁能挣脱紧固酷寒光阴的枷锁,谁就能流芳千古?哎,我不能。啊,春风能!这时,草丛开始蔓延思维的脉络,蜂蝶和小飞虫潜伏的舞蹈,渺小而痴狂,纷繁而弥漫。纵横经纬的原野,以野性的主题沦陷绿海的深渊。苍冥的风语,起伏大地慰暖的浪涛。春风如贵客,一到便繁华。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暗香留不住,多事是春风。春风虽自好,春物太昌昌。有多少唐诗与春天邂逅,若失了多少春天的惘然。而我则以歌为序:春风酿春酒,春天不沉默。春风吟春曲,春天贏天下。万加强,笔名:万里蓝天、老万、雪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