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千钧一发

杰克和瑞恩竟迷失在了这深山老林中。

黑印度--第十四章千钧一发 第十四章千钧一发
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最珍贵的愿望得到了满足,西蒙-福特一家很幸福。然而,可以看到,性格已经有点陰郁的哈利,如麦德琪所说,正变得越来越“内向”。杰克-瑞恩,尽管他那愉快的情绪那么具有感染力,却未能使他变得“外向”。
一个星期天——那是六月份——两个朋友在马尔科姆湖畔散步。煤城停工休息。在外面,正下着暴风雨。猛烈的雨点使地上冒出热的水气。在郡的地面上人们都透不过气来。
电盘射出一种令不列颠的太阳也必定羡慕的光,被浓雾笼罩的太阳不适宜当星期天的太阳。
杰克-瑞恩提醒他的朋友哈利注意那嘈杂地聚集在一起的观光者。但后者似乎对他的话不太在意。
“瞧啊,哈利!”杰克-瑞恩叫了起来,“那么热忱地来看我们!我们去,我的朋友!驱散一点你那忧伤的念头以更好地为我们这地方争光!你这样会使所有这些上面的人想到,有人可能在羡慕他们的命运!”
“杰克,”哈利答道,“别管我!你快乐就是两个人快乐,这就够了!”
“让魔鬼把我带走!”杰克-瑞恩迅速反驳,“如果你的忧郁不以感染我而告终!我的眼睛在变得陰郁,我的嘴也在绷紧,笑声留在我的喉咙深处,记忆里的歌离我而去!说吧,哈利,你怎么了?”
“你知道的,杰克。” “总是那个念头?” “总是。”
“啊!我可怜的哈利!”杰克-瑞恩耸耸肩膀回答,“如果,像我一样,你把这一切算到矿里的小妖精的帐上,你心里就平静些了!”
“你很清楚,杰克,小妖精只存在于你的想象中,再说,自从工程恢复以来,在新-阿柏福伊尔再也没见到一个。”
“但愿如此,哈利!但是,如果鬼怪不再出现,我觉得你想把所有这些非常事件归因于他们的那些人更不会出现!”
“我会找到他们的,杰克!”
“啊!哈利!哈利!新-阿柏福伊尔的那些精灵可不是容易被突然发现的!”
“我会找到他们,你所谓的那些精灵!”哈利以满怀信心的语气接着说。
“所以,你想要惩罚?……”
“惩罚和报答,杰克。如果有一只手曾把我们关在这条平巷里,我不会忘了另一只手曾救了我们!不!我决不会忘了他!”
“唉!哈利!”杰克-瑞恩答道,“你完全有把握那两只手不是属于同一个身体吗?”
“为什么,杰克?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当然罗……你知道……哈利!那些生活在深渊里的人……跟我们长得不一样!”
“他们长得跟我们一样,杰克!”
“啊不!哈利……不……再说,能不能设想有什么疯子钻了进来……”
“一个疯子!”哈利答道,“一个思想这么连贯的疯子!一个疯子,这坏蛋从他弄断耶鲁矿井的梯子那天起,没有停止过伤害我们!”
“但他不再伤害了,哈利。三年来,没再次发生任何恶意的行为,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的家人!”
“这又算什么,杰克,”哈利答道,“我有预感,这个坏家伙,不管他是谁,没有放弃他的计划。我凭什么对你这么说,这我说不上。同样,杰克,为了新开采地的利益,我要弄清他是谁以及他从哪里来的。”
“为了新开采地的利益?……”杰克-瑞恩问,相当吃惊。
“是的,杰克,”哈利接着说,“我不知道我是否弄错,但从这整个事件中我看出有一种与我们相反的利益。我经常想这个问题,而且我不相信我会弄错。你回想一下这一连串难以解释的事件,一桩桩都是有逻辑地连在一起的。那封和我父亲意思相反的匿名信,一开始就证明有一个人知道我们的计划并希望阻止这一计划的实现。史塔尔先生来多查特煤仓看我们。我刚带他进矿就有一块巨石投向我们,而且立即弄断了耶鲁矿井的梯子以切断所有的通道。我们的勘探开始了。一次可能显示有新矿层存在的实验却由于板岩的裂缝被堵死而无法进行。尽管这样,还是作了验证,矿脉被发现了。我们顺原路回来。空气中起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我们的灯跌破了。在我们周围漆黑一片。但我们还能顺着黑暗的平巷走……再也找不到出口走出去。出口被堵塞了。我们被囚禁起来。好吧,杰克,在这一切中你没看见有一个邪恶念头?是的,有一个人躲在煤矿里,至今未被抓住,但不是超自然现象,如你固执地认为的那样。他力图阻挠我们进入煤矿,出于一种我无法理解的动机。他曾经在那儿……某种预感告诉我他依旧在那儿,而且谁知道他会不会准备什么可怕的打击!——那么,杰克,即使必须以我的生命去冒险,我也要发现他!”
哈利说得满怀信心,深深地震动了他的朋友。
杰克-瑞恩深感哈利说得有理——至少就过去那些事而言。不管这些非常事件的起因是自然的还是超自然的,这些事件是不容置疑的。
不过,勇敢的小伙子没有放弃他对这些事件的解释方式。但他明白哈利决不会认可是某个小精灵介入了这些事件,他把话题突然转向那个似乎跟敌视福特一家互相矛盾的小插曲。
“好吧,哈利,”他说,“如果我必须在某几点上对你说明理由,难道你不和我一样认为,有一个行善的鬼怪在送面包和水给你们时,可能救了你们的……”
“杰克,”哈利打断他的话,答道,“那个你打算把他说成是超自然生灵的救人者,和刚才提到的那个坏蛋一样,都确确实实存在,而且,这两个人我都要找,一直找到煤矿里最远最深的地方。”
“可你有什么能指点你去寻找的迹象呢?”杰克-瑞恩问。
“可能有,”哈利回答,“你听我说,在新-阿柏福伊尔以西5英里处,在托着柔梦湖的那段地基底下,有一口天然井,竖直地隐没于矿层腹部本身。8天前,我想测探它的深度。然而,当我把测深器放下去时,那时我正俯在那井口上,我觉得空气在里面起伏,就像是被翅膀在猛烈地拍击。”
“那是什么迷路的鸟进了煤矿下面的平巷,”杰克答道。
“还不止这些,杰克,”哈利接着说,“就在今天早上,我又回到那口井,并在那儿,竖起耳朵听,我相信突然听到了某种声吟似的声音……”
“一阵声吟!”杰克叫起来,“你听错了,哈利!那是空气被一下推动……如果不是一个小妖精……”
“明天,杰克,”哈利接着说,“我会知道该怎么对付。”
“明天?”杰克望着他的朋友问。 “对!明天,我将下到那个深渊里。”
“哈利,这是冒险,这么做!”
“不,杰克,我将祈求上帝帮助我下去。明天,我们俩和几个朋友一起去那口井。带一根长的绳索,我将把自己缚在绳上,你要答应通过一个合适的信号把我放下去并把我拉上来——我能信任你吗。杰克?”
“哈利,”杰克-瑞恩摇着头回答,“我会按你的要求去做,可是,我再对你说一遍,你错了。”
“错总比后悔没干好,”哈利语气坚决地说,“好吧,明天早上,6点钟,还要悄悄地!再见,杰克!”
于是,为了不再让杰克-瑞恩仍力图制止他的计划继续往下说,哈利突然离开他的朋友回村舍去了。
但是,应该承认杰克的忧虑一点也未夸张。如果某个怀着敌意的人威胁哈利,如果他正在年轻的矿工去探索的那口井的井下,哈利就危险了。然而,他有没有可能会那样呢?
“而且,”杰克-瑞恩又想,“为了解释一连串事件为什么要这样自找苦吃,那些事,用矿里的精灵的超自然的干预,就那么容易可以得到解释?”
不管他是怎么想的,第二天,杰克-瑞恩和他队里的三个矿工陪着哈利来到了那口受怀疑的井的井口。
哈利对他的计划什么也没说,既未告诉詹姆斯-史塔尔,也未告诉老工头。杰克-瑞恩那方面也很谨慎,什么也没说。别的矿工见他们出发,以为那只是顺着矿层的竖切面对矿层作一次简单的勘探。
哈利带了一根长绳,有200英尺长。这根绳并不粗,但很结实。哈利不必靠腕力爬上爬下,只需绳子结实得足以承得起他的重量。帮他滑入竖井洞的任务落在他的伙伴们身上,把他从竖井洞里拉出来也靠他们。使绳摇动一下,作为他们和他之间的信号。
井相当宽,井口的直径有12英尺。一根梁像一座桥那样横放着,使得绳在滑过它的表面时,得以保持在井的轴线上。采取了必需的预防措施,使哈利在下滑时不致撞到侧壁上。
哈利准备好了。 “你仍坚持要探索这个深渊?”杰克-瑞恩低声问他。
“是的,杰克,”哈利回答。
绳索先绕着哈利的腰系上,然后系在他的腋下,使他的身体不致翻倒。
保持这样的状态,哈利的两只手就可自由活动了。他在皮带上吊了一盏安全灯,身边带了一把那些苏格兰宽刀,插在一个皮鞘里。
哈利朝前走到横梁中央,绳子已绕过了横梁。
然后,他的伙伴们将他滑下去,他慢慢地深入井里。由于绳子微微地转着,他的灯光依次地照着井壁的每一个点,于是哈利得以仔细地察看着井壁。
这些并壁由片状煤组成,井壁滑得无法在上面攀登。
哈利算出他在以中等的速度下滑——每秒钟大约一英尺。他因而能看得很清楚,便于准备着对付一切事件。
两分钟后,也就是说大约在120英尺的深处,下滑过程中未发生任何事件。井壁上未见任何侧向的平巷,井壁呈漏斗形地渐渐收缩。但哈利觉得从下面上来的空气更清新了——他因此断定并的最下面和地下城下层的某个小巷连通。
绳索始终在滑着。一片漆黑。而且一片寂静。如果一个活人,不管是谁,曾在这神秘又深邃的深渊躲避,他此时并不在这儿,没有任何活动暴露他的存在。
哈利越下滑越不放心,从套子里怞出了刀,把刀握在右手中。
在148英尺深处,哈利感到抵达了下面的地面,因为绳子松了,不再展开。
哈利喘了口气。他的担心之一并没发生,即在他下滑时,绳索在他上面被割断。此外,他没发现井壁上有任何可以隐匿什么人的凹处。
井的下端极其狭窄。
哈利取下腰带上的灯,将灯光在地面上移动着。他的推测并没有错。
一条狭窄的小巷侧向地隐没于矿床的下层。必须弯下腰才能钻进去,而且必须用手爬行才能顺着小巷前进。
哈利想看一看这条平巷朝哪个方向分支,是否通到某个深渊。
他躺在地面上开始爬行。但几乎立刻有一个障碍物挡住了他。
他觉得从触觉中感到这个障碍物是一个封住了通道的身体。
哈利由于某种强烈的反感先朝后退,接着又回了过来。
他的感觉没有欺骗他。刚才拦住他的,确实是一个身体。他抓住他,发现他冻僵了,但还没有完全变冷。
他把他拉向他,把他带回井下,将灯光朝他照去,不消说,这只是一会儿的功夫。
“一个孩子!”哈利叫了起来。
在这深渊的底下发现的这个孩子还有呼吸,但他的呼吸那么弱,哈利都以为快要停止了。因此必须刻不容缓地把这可怜的小孩带回井口,并把他带到村舍,在那儿,麦德琪会不遗余力地照料她。
哈利忘了别的一切担心,再次整了整系在他腰带上的绳子,把灯吊在腰带上,抱起孩子,用左臂将他贴在自己胸上,并腾出右臂来作为武装。他发出约定的信号,使得绳子缓缓地向上拉。
绳子拉紧了,并开始不快不慢地往上拉。
哈利倍加注意地看着他的周围。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在冒着危险。
上行的第一分钟一切顺利,似乎没有任何事件会突然发生,就在这时,哈利觉得听到一阵强风,它使井下深处那几层空气挪动了。他往他身下看,在昏暗中瞥见一个物体在一点点上来,飞过时差点碰到了他。
那是一头巨鸟,他认不出是哪一种,正猛然振翼朝上飞着。
巨大的飞禽停住了,滑翔了一下,接着极其凶猛地扑向哈利。
哈利只有右臂可以用来挡开那头动物的可怕的喙的袭击。
哈利因而抵挡着,一面竭力保护着孩子。但那鸟攻击的不是孩子,而是他。由于受绳索旋转的限制,他没法致命地朝它砍。
战斗持续着,哈利用力大叫,希望他的喊叫能被上面听到。
喊叫被听到了,因为绳子立刻上升得快了。
还剩下80英尺的高度要攀越。这时那鸟更凶猛地扑向哈利。后者一刀砍去,砍伤了它的翅膀,那鸟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叫,消失于井的深处。
但情况骇人,哈利在挥刀向鸟砍去时,划破了绳索,有一股绳现在已经断了。
哈利的头发都直竖起来。
绳索在一点一点折断,这是在距深渊底部一百多英尺的高处!
哈利绝望地喊了一声。
第二股绳由于割断了一半的绳索承载着双倍的负荷撑不住了。
哈利丢了刀,就在绳索将断开的一瞬间,他以一股超人的为量,用右手抓住了上半截绳。但是,尽管他的手腕铁一般有力,他感到绳索在一点一点从他指间滑走。
他本可以牺牲他用一条胳臂抱着的孩子,用两只手再次抓住这根绳……他甚至想都不愿想这样做。
但是,杰克-瑞恩和他的伙伴们,在哈利的喊叫的过渡刺激下,更拼命地拉。
哈利觉得他没法支撑到重新上到井口了。他脸上充血,有一瞬间闭上眼睛,等着掉入深渊,然后他又睁开眼睛……
然而,就在他将松开绳索,他因衰竭到了极点再也抓不住时,他被抓住了,并连同孩子被放在地上。
哈利这时才反应过来,他倒在他的朋友们的臂弯里失去了知觉。

黑印度--第十二章杰克-瑞恩的功劳 第十二章杰克-瑞恩的功劳
杰克-瑞恩和三个同他一样也受了伤的伙伴被抬到了梅洛斯农庄的一个房间里,他们在那儿立即得到了精心治疗。
杰克,瑞恩的伤势最重,因为当他腰上系了绳索跳进大海时,汹涌的波涛把他猛地卷到了礁石上。甚至,在他的伙伴们把他带回岸上时,他几乎都没命了。
勇敢的小伙子因此不得不卧床了好几天——这使他烦躁极了。不过,当他被允许想唱多久就可以唱多久时,他把疼痛忍住了,梅洛斯农庄成天响着他那快乐嘹亮的歌声。然而杰克-瑞恩从这次冒险中唯一吸取到的是,更加害怕这些鬼怪和别的小妖精了,它们以跟这可怜的世界捣蛋作为消遣,“摩塔拉”的灾难就是它们造成的。很难使杰克-瑞恩确信灯塔夫人并不存在,以及在废墟间如此突然地射出的这道光只能归因于某种物理现象。任何说理都没法使他信服。他那些伙伴们在迷信上比他还要固执。按他们的说法,灯塔夫人中有一个怀着恶意把“摩塔拉”引向了海岸。至于若想以此惩罚它,那得对暴风雨同样处罚!法官们可以发出他们认为恰当的一切追捕令。没法做到把一道光关进监狱,用链子锁住一个触摸不到的家伙。而且,如果必须这么说,今后所作的搜寻,似乎一一至少在表面上——将使这种以迷信的方式对事物作出解释成为合情合理。
果然,负责侦查有关“摩塔拉”失事事件的法官来询问这场灾难的不同见证者了。所有的人都众口一辞地认为船舶遇难是由于在唐纳德古堡的废墟上不可思议地出现了灯塔夫人。
大家可以想象,法院不可能要自己接受类似的理由。这是在这些废墟上产生的一个纯物理现象,在这方面无可怀疑。可是,这是出于偶然还是恶意?这是法官必须力求证实的。
“恶意”这词不能滥用。不需要为了从阿莫列克的历史中找到证据而追溯历史。布列塔尼海滨有许多偷盗无主财物的人都干这一营生,他们把船舶诱向海岸以瓜分船上的遗物。有时是在夜里点燃一丛含树脂的树,诱导一艘船进入再也出不来的某些航道。有时用一个火把,缚在一条公牛的角上,让火把随这畜牲任意行走,欺骗一船船员跟在它的后面。这些诡计导致船舶不可避免地遇难,抢劫者则从中捞取好处。为了摧毁这些野蛮的习俗,曾不得不依靠司法部门的干预和严厉的儆戒。这次情况的出现,会不会是一只罪恶的手在重新仿效古老的抢掠船上遗物的传统?
这就是警方所考虑的,不管杰克-瑞恩和他的伙伴们的想法是什么。后者听说了侦查后分成了两派,一些人只是耸耸肩膀,另一些人更为胆怯,宣布说,这样必将惹恼超自然的生灵,会招来新的灾祸。
然而,侦查做得非常仔细,警方前往唐纳德古堡,他们进行了最严密的搜寻。
法官首先想查清的,是地上是否留有能将其归于别的脚,而不是妖精们的脚的脚印。无法将最浅的足迹恢复原样,不管是旧的还是新的。不过,隔夜下了雨,地还相当湿,保留着少量的足迹。
“妖怪的脚印!”杰克-瑞恩叫起来,当他发现初步搜寻一无所获时,“能在沼泽的水面上找到一个家神的脚印也好!”
侦查的这第一部分因此一无所获。第二部分可能也不会有更多收获。
确实,这涉及火是怎样在古老的塔楼顶上点燃的,是哪些物质提供了燃烧,最后一点是,这次燃烧留下了什么残迹。
关于第一点,什么也没有,既无火柴残梗,也没有可用于点燃随便什么火焰的破旧纸片。
关于第二点,也是什么也没有。既找不到枯草,也找不到木片,可夜里这火烧得这么旺,必须向其大量提供枯草和木片。
至于第三点,无法进一步澄清。什么灰烬都没有,随便什么燃料的残留物都没有,甚至都无法找到火焰所在的大致地点。没有一个地方变黑,无论是地上还是岩石上。是否该因此得出结论,火焰是被某个罪犯拿在手上?这简直难以置信,因为,据证人所说,火光展开得极大,以致,“摩塔拉”的船员透过大雾,在几里外的外海都能看到。
“好!”杰克-瑞恩叫道,“灯塔夫人能够不用火柴!她吹气,这足以使她周围的空气燃烧,她的火从不会留下灰烬!”
他从这一切中得出结论,法官们在这上头白费心血了,一个新的传说加到了那么多别的传说之中——这传说将使“摩塔拉”的灾难永远被人记住并更无可争辩地再次证实灯塔夫人的显灵。
然而,杰克-瑞恩这样一个勇敢的小伙子,有着这样强壮的体格,不可能长期卧病在床。一些轻微的挫伤和脱臼对卧床来说同样不适合。他没有时间生病。而没有了生病时间,在低地的这些有益于健康的地区,人就很少生病了。
杰克-瑞恩因此迅速恢复了健康。他刚下床,在重新在梅洛斯农庄干活之前,他想将某些计划付诸实施。这涉及去探望他的伙伴哈利,以弄清为何后者在伊尔文氏族的节日上失约。就哈利这样的男人来说,他从来都是说到做到,这次失的难以解释。何况,老工头的儿子没有听说报纸详细报道“摩塔拉”的灾难令人难以置信。他应该知道杰克-瑞恩参加了救援和他因此发生的这些事,从哈利这方面来说,不来到农庄握一握他的朋友杰克-瑞恩的手,显得太冷淡了。
如果哈利没有来,那是他来不了。杰克-瑞恩宁愿否定灯塔夫人的存在,也不愿相信哈利对他的冷淡。
因此,发生灾难两天后,杰克-瑞恩离开了农庄,高高兴兴地,就像个根本不觉得伤痛的身体结实的小伙子。他大声唱着一支有迭句的歌曲,使得崖壁发出了阵阵回声,一面前往经过格拉斯哥去斯特林和卡兰德的火车站。
在那儿,当他在火车站里等车时,他的目光一开始就被大量复制后贴在墙上的一张布告吸引住,告示内容如下:
“今年12月4日,爱丁堡的詹姆斯-史塔尔工程师在格兰顿码头登上了‘德-加勒王子号’。同一天,他在斯特林下了船。自那时以来,再也没得到他的消息。
凡有关于他的信息,敬请告知爱丁堡的皇家协会主席。”
杰克-瑞恩停留在一张这样的布告前,将它读了两遍,露出极其吃惊的神情。
“史塔尔先生!是他吗?可12月4日那天我正好在耶鲁矿井的梯子上遇见他和哈利在一起!那次相遇至今有10天了!可是,从那时起,他没再露面!这能不能解释为什么我那位伙伴未来伊尔文的节日?”
于是,没花时间写信向皇家协会主席报告他想知道的有关詹姆斯-史塔尔的消息,勇敢的小伙子跳上了火车,决意先去耶鲁矿井。到了那里后,如果有必要,他将直下多查特煤仓井下去找到哈利,还有和他在一起的工程师詹姆斯-史塔尔。
三小时后,他在卡兰德火车站下了火车,迅速前往耶鲁矿井。
“他们没再露面,”他在心里想,“为什么?是某种阻挠挡住了他们?是某件工作重要得仍把他们留在煤矿井下?我会弄清楚的!”
于是杰克-瑞恩加大步伐,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耶鲁矿井。
从外面看,没任何变化。包括煤仓周围的寂静无声。在这荒芜的地方没有一个生物。
杰克-瑞贯穿过遮着并口的坍塌的单坡屋顶。他放眼朝这竖井洞内看……什么也没看见。他用耳朵听……什么也没听见。
“我的灯呢!”他叫起来,“怎么不在老地方了?”
杰克-瑞恩在煤仓巡视时用的那盏灯通常放在一个角落里,靠近上面的梯子的楼梯平台。
这盏灯不见了。
“一开始就这么错综复杂!”杰克-瑞恩想,他开始变得非常不安了。
然后,毫不犹豫地,尽管他非常迷信。
“我要去,”他说,“即使煤仓里比地狱最深处还要黑!”
于是他开始走下消失于陰暗的矿井的一长串梯子。
要冒这样的险,杰克-瑞恩必须一点都没丢失他以前的矿工经验并极其熟悉多查特煤仓。何况,他是谨慎地往下走着。他用脚探测每一个梯级,有些梯级已经被虫蛀蚀了。在这1500尺的空处,任何一下失足都会摔死。杰克-瑞恩因此数着他为了走到下面一层而不断地离开的一个个平台。他知道得走过第30个平台他的脚才能踏上煤仓的地槛。一旦到了那儿,他想,他就能放开脚步找到村舍了,诸位都知道,那村舍建在主平巷的尽头。
杰克-瑞恩就这样下到了第26个平台,所以,他这时距井底最多只有200英尺了。
在这儿,他放下腿去寻找第27架梯子的第一个梯级。但他的腿在空中荡来荡去却碰不到任何一个落脚点。
杰克-瑞恩在平台上跪下来。他想用手抓住梯子顶端……毫无结果。
显然。第27架梯子未在原位,也就是说,它被怞走了。
“老尼克准是从这儿经过了!”他想,不由感到一种恐惧。
杰克站起身来,双臂交叉,仍希望能突破这难以通过的黑暗,他等待着。接着,他想到,如果他没法下去,居住在煤矿里的人,他们也不能上来。事实上,该郡的地面和煤仓的深处之间不再有任何通道。如果耶鲁矿井下面的那些梯子是在他最后一次游览村舍后被拿走的,西蒙-福特、他的妻子、他的儿子和工程师会怎么样呢?显然,詹姆斯-史塔尔的继续失踪证明,自从那天杰克-瑞恩和他在耶鲁矿井相遇以来,他没有离开过煤仓。从那时起,村舍是怎样得到给养的呢?这些可怜的人被囚禁在地下1500英尺,不会短缺生活必需品吗?
所有这些念头掠过了杰克-瑞恩的脑际。他很明白,靠他自己是绝对到不了村舍的。将通道切断,这件事是否怀着恶意?他并不觉得这值得怀疑。不管怎样,法官们会看出来的,但必须尽快地通知他们。
杰克-瑞恩俯在平台上。 “哈利!哈利!”他扯开响亮的嗓门叫着。
哈利的名字回荡了好几次,最后消失于耶鲁矿井的最深处。
杰克-瑞恩迅速地往回登上上面的梯子,他又见到了阳光。他一刻都不耽搁。他不停顿地重又来到卡兰登火车站。他只须等待几分钟就来了通往爱丁堡的快车。于是,下午3点钟他到大法官家里拜访。
在那儿,他得到了通报。他提供的确切细节使其真实性无可怀疑。皇家协会主席W-埃尔菲斯顿爵士不仅是詹姆斯-史塔尔的同事,而且是他的私人朋友,他立刻得到了通知并要求领导即将对多查特煤仓进行的刻不容缓的搜索。派了几个警察在他手下,他们配备了灯。十字镐、长长的绳梯,也没忘了带生活必需品和活血药。然后,在杰克-瑞恩的带领下,全体人马急急赶往阿柏福伊尔的煤矿。
当天晚上,W-埃尔菲斯顿爵士、杰克-瑞恩和警察到了耶鲁矿井井口,他们一直下到第27个平台,几个小时前,杰克-瑞恩就是在这个平台上停下的。
他们把灯系在长绳的一端,放入矿井深处,这时,可以看到缺了最后的四架梯子。
毫无疑问,多查特煤仓的整个内外通道是被有意识地截断的。
“我们还等什么,先生?”杰克-瑞恩不耐烦地问。
“我们等这些灯重新回上来,我的小伙子,”W-埃尔菲斯顿爵士答道,“然后,我们一直下到最后一个平巷的地面,你就带我们……”
“去村舍,”杰克-瑞恩叫道,“如果有必要,一直到煤仓的最深的深渊!”
那些灯刚拉上来,警察就将绳梯系牢在平台上,绳梯在矿井里展了开来。下面那些平台也是这样。可以从一个平台下到另一个平台。
这么做并无太大困难。杰克-瑞恩第一个悬在这些颤悠悠的梯子!而且,第一个到达煤矿的井下。
W-埃菲斯顿爵士和警察们很快和他会合在一起。
耶鲁矿井井下形成的圆形空地上一片荒凉,但W-埃尔菲斯顿爵士不无吃惊地听到杰克-瑞恩叫道:
“这里有几截梯子,这是被烧掉了一半的碎块!”
“烧掉!”W-埃尔菲斯顿爵士重复着,“果然,那是些冷却了很久的灰烬!”
“您是否认为,先生,”杰克-瑞恩问,“詹姆斯-史塔尔工程师有兴趣焚烧这些梯子并切断和外面的交通线?”
“不,”W-埃尔菲斯顿爵士回答,依然沉思着,“走,小伙子,去村舍!在那儿我们将知道真相。”
杰克-瑞恩不太相信地摇摇头。但他从警察手里拿过一盏灯,迅速地顺着多查特煤仓的主平巷往前走。
大家跟在他的后面。
一刻钟后,W-埃尔菲斯顿爵士和他的同伴们到了那个洞,在最靠里的地方建着西蒙-福特的村舍。村舍的窗户上没有一点灯光。
杰克-瑞恩急忙朝门奔去,用力推开门。 村舍里空无一人。
他们检查陰暗的住所里的一间间房问。房里没有任何暴力的痕迹。所有的东西都整整齐齐,就好像老麦德琪仍在那儿。储存的生活必需品甚至很丰富,足以让福特一家吃上几天。
因此,村舍的主人的失踪令人费解。但有什么确切的方法可看出他们是什么时候离开村舍的?——有了,因为在这不分黑夜白天的地方,麦德琪习惯在日历上的每一天标上一个十字。
这日历挂在客厅的墙上。而最后一个十字是12月6日画上去的,这就是说詹姆斯-史塔尔抵达的第二天——这一点杰克-瑞恩能够断定。
因此,事实证明西蒙-福特、他的妻子、他的儿子和他的客人自12月6日以来,即10天前就离开了村舍。
由工程师着手进行的对煤仓的一次新的勘探能作为这么长时间的失踪的理由吗?显然不能。
W-埃尔菲斯顿爵士至少是这么想的。在仔细检查了村舍后,他为该怎么办感到非常棘手。
一片漆黑。警察手里摇晃着的灯光只能在这无法穿越的黑暗中划出一道道光亮。
突然,杰克-瑞恩发出一声呼喊。 “那儿!那儿!”他说。
他的手指指着一道较强的光,这光在平巷远处的黑暗中晃动着。
“朋友们,去追这道光!”W-埃尔菲斯顿爵士应道。
“这是鬼火!”杰克-瑞恩叫道,“有什么用?我们永远都追不上它。”
皇家协会主席和警察们不太迷信,朝那移动的光亮方向奔去。杰克-瑞恩勇敢地参加了追逐,并未掉在最后一个。
这是一次长时间的累人的追逐。发光的风灯似乎被一个个子小小的但特别灵活的人携带着。每一次都是刹那间,这人消失于某堵路堤之后,接着重见他在一条横向的平巷的深处。迅速的急转弯又使他离开了视线。他似乎最终地消失了,可是,突然,他那盏风灯的光又射出了强烈的光。总之,很难赢他,杰克-瑞恩坚持认为追不上他并不是没有理由。
在一个小时的这种毫无意义的追逐中,W-埃尔菲斯顿爵士和他的同伴们深入到了多查特煤仓的西南段。他们也终于想着他们是否在跟某个抓不住的家神打交道了。
可是,就在这时,那家神和力图追上他的人们间的距离似乎缩小了。是逃跑中的这个不知什么人累了,还是这人想把W-埃尔菲斯顿爵士和他的伙伴们引到可能那些村舍的居民也曾被引到的地方?这个问题很不容易解答。
尽管如此,那些警察见缩短了距离便加大了劲。那光亮,曾一直在他们前方200多步处闪耀,现在则不到50步了。这间隔还在缩小。拿着风灯的人更能看得见了。有几次,当他回头时,可以模糊地认出一张人脸的侧面,而且,一个小妖精至少不会是这样的脸形,杰克-瑞恩不得不承认这跟一个超自然的生灵根本没有关系。
于是,他加快了奔跑:
“加油,朋友们!”他叫道,“他累了!我们马上就能赶上他,而且,如果他说话和他逃跑一样棒,他将能告诉我们好多事!”
然而,这时追逐变得更困难了。确实,在煤仓最深处的中间,一些狭窄的地道就像一座迷宫的小道那样交叉着。在这座迷宫里,拿着风灯的人可以轻易地甩掉警察。他只须熄掉他的灯,冲入边上某个黑暗的庇护地的深处。
“可是,关于这一点,”W-埃尔菲斯顿爵士想,“如果他想甩掉我们,为什么他不这么做?”
这个抓不住的家伙直到那时还没这么做,但是,正当这个念头掠过W-埃尔菲斯顿爵士脑际时,灯光突然熄灭,而那些继续追赶着的警察几乎立刻来到了一个狭窄的洞口跟前,这洞口夹在板岩的中问。在一条狭窄的坑道的末端。
穿过这条坑道,重新点亮他们的灯,钻过朝他们开着的这个洞口,这对W-埃尔菲斯顿爵士。杰克-瑞恩和他们的伙伴们来说,只是瞬间的事。
但他们还没走满百步就进入了一个新的平巷,更宽更高,他们突然停了下来。
在那儿,靠近岩壁处,四具身体躺在地上,——或许是四具尸体!
“詹姆斯-史塔尔!”W-埃尔菲斯顿爵士说。
“哈利!哈利!”杰克-瑞恩叫着,急忙扑到他的朋友身上。
确实,这是工程师、麦德琪、西蒙和哈利-福特,他们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
但,这时,这些身体中的一个竖了起来,只听见老麦德琪用衰竭的声音喃喃说着这几个字:
“水!水,先要水!”
W-埃尔菲斯顿爵士、杰克-瑞恩和那些警察试着使工程师和他的伙伴们恢复知觉,让他们吞下了几滴活血药。药几乎立刻在他们身上奏效了。这些倒霉的人,在新-阿柏福伊尔关了10天,快饿死了。
然而之所以他们在这么长时间的囚禁中没有死——詹姆斯-史塔尔告诉W-埃尔菲斯顿爵士——那是因为他们曾三次在他们身边找到一块面包和一罐水!无庸置疑,使他们得以继续活着的那位救人者没法做得更多!……
W-埃尔菲斯顿爵士在心里想,这会不会是刚才正好把他们引到詹姆斯-史塔尔和他的伙伴们躺着的地方的那个家神所干的事。
不管怎样,工程师、麦德琪、西蒙和哈利-福特获救了。他们再次经过那个拿风灯的人似乎有意指点给W-埃尔菲斯顿爵士的那个狭窄的出口,被带回到村舍里。
而詹姆斯-史塔尔和他的伙伴们之所以没能重新找到炸药为他们打开的那个平巷的出口,那是因为这个出口被重重叠叠的岩石结实地堵住了,以致在这一片漆黑中他们既无法辨认出,也无法将它拆除。
所以,当他们在勘探这庞大的地下城时,连接新老阿柏福伊尔的所有通道都被一只敌对的手故意关闭了!

在他们来这山林以前,甚至可以说在他们迷路之前,他们从未考虑过这种事情的发生。作为两位资深的野外探险爱好者,在他们眼里,根本不存在这种状况,从以前到现在,似乎只存在他们嘲笑别人的事。三年前,他们走到了一起,很是投机,一直以来,人相互信任,携手互助,从热带雨林到深山老林,他们走过了一个又一个同行们敬而远之的地方。在同行眼中,他们似乎就是为探险而生,将来也要为探险而死的人。

一星期以前,他们制定了新的计划,决定涉足这片危险的原始山林,同行们当然再劝阻,可越是劝阻,越能牢固他们来这的决心。

直到现在,二人互相搀扶着艰难地向前挪动着,三天没碰水的他们已没有多余的力气了,甚至觉得呼吸都是一种奢侈,他们感觉已经结痂的嗓子好像再也发不出一丝哪怕是沙哑的声音。他们已经不能去想回去后怎样向同行炫耀,他们甚至不敢去想能否活着出去。

如果要谈到他们此行的收获,那只有杰克收获的一块石头,也可能是玉石,他们仔细端详了一番,甚至觉得这是一块宝石,价值连城的原始宝石。正因如此,他们一直随身带着,形影不离。直到迷路前,他们都在嚷嚷着出去之后如何妥善处理这块宝石。

澳门赌城网站官网,瑞恩抬头望了一下天空,心想着应该已经正午了。又扭头看了一眼杰克,依旧是脸色苍白,似乎伤情并未好转。

天前,他们遭到了野兽猛烈的攻击,他们没有想到这里的野兽竟如此凶猛,费尽心思也没有伤及猛兽一毫。他们只有逃跑。

经过一番躲避逃亡,他们终于从猛兽的手掌中逃脱了,但他们已经偏离了预订的路线,并且杰克的腿也在逃亡中被树枝划伤。那约莫二十厘米长的伤口随着杰克身体的起伏源源不断地涌出深红色的液体。又花费了一番功夫,终于将杰克的血止住了。

望着眼前没有血色的杰克,瑞恩决定停下休息一阵。他搀着杰克就地坐下,自己也坐下,挪了挪身子,好让杰克能靠在自己身上。将杰克安置之后,瑞恩表情凝重下来,他必须要开始思考接下来的去处了,杰克有
伤在身,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一阵思考之后他决定必须要先找一条河流,顺着河流走,希望会大很多。

瑞恩,渴,渴,”杰克似乎在使用着最后的力气指着嗓子发出沙哑而又微弱的声音,而这,仅仅是为了一口再普通不过的水。

说完,杰克便躺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水!瑞恩听见了这个极具诱惑性的字眼,瞬间觉得嗓子像是在燃烧一般。费了好大的劲,总算咽下了一口唾沫,但这并不够,这唾液似乎在刺激浑身的细胞争夺水分,他感觉身体对水的需求立即比刚才强烈了几十倍。

他看了看酣睡的杰克那蠕动的喉结,又尝试着用舌头舔舔自己满是血口的嘴唇,可他那满是黄苔的舌头似乎并不想去接触那皲裂的嘴唇,刚刚触碰到,便又立即缩了回来。这样的情境下,他开始焦急,这已容不得他再去想其他的事,对水的渴望已经超出了一切。

他最终决定只身前去寻找希望的河流,至少是水源,这是他目前所能想到的最好的选择了

他开始安置杰克,心中充满怜惜和哀痛。

周围可能会有野兽出没,他将身上的衣裳撕成布条,配合周围环境,布置了几个简易的机关,纵然不能阻止野兽,至少能提醒杰克周围的危险。一切完毕后,他准备离开,他并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他希望能够回来,这样他们可能就能够活着出去了。就在转身时,他无意间看见了杰克衣服中快要掉落出来出来的那块宝石。是啊,对生命的渴望,已经使他们忘却了财富的重要,这一发现正好又提醒了瑞恩。他望着那块宝石,又看了看杰克,回去收拾了一番之后,便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去了。

几个小时过去了,杰克慢慢醒来,他坐起身,周围并没有瑞恩的身影。又过几分钟,他渐渐的恢复了意识,看着周围布置的机关,他已大致明白了瑞恩的去向。

他同往常一样伸手到口袋中想要掏出纸巾擦一擦脸上的灰尘,不过,当他的手伸进口袋中时,他发现,口袋里什么也没有。他大致思索了一下,口袋中应该有纸巾和他顿了一下,忽然就想到了那个象征着财富的石头。

他继续想着,纸巾可能是用完了,可那石头他尝试着向四周寻了一番,并未见石头的踪迹,那么头就只可能是瑞恩带走了。

一种不好的想法在他的大脑里萌芽,但他接着就想到,可能是瑞恩害怕石头丢掉,于是随身带着,而现在,瑞恩很可能是去寻找水源去了。他想瑞恩可能刚刚离去,于是就坐在原地静静的等待着。杰克此时已没有了时间的概念,只是坐在那里,直到周围的光线渐渐暗了下去,天上的云逐渐黑了下来,他才从幻想中回来,意识到瑞恩可能不会回来了,下午睡过的他感觉除了嗓子说不出话来身体已经比昨天轻松些许,他静坐在那里,像几个小时前的瑞恩一样思考者接下来自己的去路。

现实的情况是,现在瑞恩已经没了踪影,他并不想去想象瑞恩的境遇,只是盘算着一个人的计划忽然,他想到一件事,让他立即又对前方充满了希望。在他们进到这里面以前,他们没有听同行的劝阻。无奈之下,关心他们的朋友向他们表示,正常预计时间是一个星期以内,超过一个星期,就会替他们向官方发出求救。他们开始觉得这根本没用,不过再次拒绝有点儿过分,想着这并无大碍,于是便答应了。没想到现在却成了杰克最后的救命稻草。

与瑞恩想的一样,他也觉得先找到河流会使他生存的机会大很多。现在天气已经暗了下来,周围一片死寂,只是时不时他会觉得远方会有一阵阵说不出来的声音,但他并不去想象声音的来源,甚至不去思索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纵然是夜晚,杰克并不想止步不前,经过下午的休息,他觉得他现在的状态完全能够继续前行。他抬头,透过稀疏的树枝望了望星空,确定了自己的方向,便开始动身。他特别希望瑞恩能够立即出现在他身后,可是当他走了几步回头看时,那里依旧空空如也,他便不再对瑞恩抱有幻想。

行夜路并不波折,他在行走了不知多长时间后,借着月光发现了不远处发亮的东西,他停下了,侧着耳朵倾听,竟真的听见了簌簌的流水声。他异常兴奋,仿佛频死的人一下得到了死神的赦免。若不是身体体力有限,他绝对会蹦起来手舞足蹈一番。

他顺着河流的方向走了过去,却被东西所绊倒,滚到了河边,借着月光回头望去,并看不清那是什么东西,他猜测是大树的根茎。他管不了那么多,只是将头深入到了水中,让自己清醒清醒,又连捧了几大口水贪婪地喝了起来。如果说发现水源是死神对他的赦免,那么这这从天而降的甘露就像是将他从地狱一下子拽到了天堂。

他躺在河边,嗅着河水的味道,那清新的水汽让他的大脑不可自拔。他又思索了下,发现他已有很大的把握活下去——救援队救援的中心就是河流。于是他又起身沿河流走了一段距离,直到腿上的伤又隐隐作痛,便在河流旁睡下了。

天亮后,杰克起身活动了几下,觉得嗓子也已经有所好转,肚子也已饿得没有了知觉,这是好事,毕竟他现在只有水。此时的他基本上已不再担心自己的生存了,只要外面的同伴求了救,他就有很大的机会。于是他自然地将自己思想的矛头转向了瑞恩。想到自己可能活着出去却一无所获,连宝石也被瑞恩窃取,至今不见踪影,他就想破口大骂,只是现在的情况还不允许他这样做一他只要一开口,嗓子就会一阵刺痛,那么他就开始在心中咒骂瑞恩。

他又启程了,一瘸一拐地沿着河流走了阵,仍然没有什么意外,似乎在瑞恩走后,切都变得顺利了。他停下,在河边俯下身子喝水,甘凉的河水又让他浑身舒服了一阵他满足地抬起头望向四周,除了山林里一些常见的动物外,他又发现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在半空中盘旋,顺着鸟看下去,地上的东西却又使刚刚平静的他心头一颤,那些分明是半干的血滴,经历过死亡的他对这种东西异常敏感。不过他立即又平静了下来,他想到这可能是某些动物捕食留下的痕迹。他接着顺着血滴望去,果然,在远方的树林里隐约可见一只狼在啃着什么东西,露出血淋淋的獠牙。于是他决定不在这多待。

不知又走了多久,太阳又落到了地平线他终于走到了小河的交汇处,他的眼前一片汪洋。他开始觉得体力透支,无法移动了,他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这一片汪洋上,想起弃他而去的瑞恩和那块丢弃的宝石,他再次咒骂了几句,便倒在了岸上。

至于他是如何获救的,他并不想过多询问,他只是听说救援队救了他以后,前去山林寻找瑞恩,却只是在一段小河旁找到了瑞恩的残尸,四肢好像都不完整,初步观察有山狼的齿痕至于他所询问的瑞恩身上的物品,无人得知。他心里又是一堆咒骂。

他只想尽快将这件事忘记,回到新的生活。可是当他在镜子面前换衣服时,他却在镜子中看见,自己的脖子上竟系着一根细绳,直垂到胸口。他很奇怪之前自己为什么没有发现,当他顺着细绳伸手去摸时,上边挂着的,竟是一块质感熟悉的石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