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赌城网站官网】霸王龙也有春天

讨论完千金楼的事情,我亲自送孙先生出门,顺便走走。不经意地问了一下孙先生:“朝廷最近有什么紧张的事情啊?”孙先生看了一下左右,悄悄地说:“听说太后有一次盛怒之下,放话出来,要废了皇上!”啊,别吓我,我心脏很脆弱的。“孙先生,这种话,您从哪里听说的?”“前日有一位大人宴请宫中的一位公公,那位公公说的。据说太后看到皇上饮酒作乐,痛恨无比,就说了一句要废皇上的话。”“那,结果呢?”“结果?皇上就痛哭流涕,面壁思过。”“那,然后呢?”“然后?然后,宫里就都知道太后的威严了……当然,也不能随便废了皇上,只是据公公说,太后当时真的不像开玩笑。”我摇摇头:“这种让皇上丢脸的事情,也亏得太后做得出来。何况下面的人还乱说,这样让皇上的颜面何存?!”“呵呵,”孙先生笑了出来,“太后的严厉早就是朝中大人们心照不宣的事情了,只是没想到这次这么严重。”“皇上不好做啊……”我叹了一口气,这个太后,对自己儿子的要求也太高了,不过还是一个未成年人,动辄以皇位做威胁,对这个皇帝的心底恐怕会投下阴影,说不定万历皇帝后来的二十年不上朝就跟现在的心理阴影有关系。“对了,孙先生,以后大人们谈话您多留意点,”我低声说着,“说不定能听到一些不该听的东西呢!”孙先生惊了一下,看着我,我连忙解释一下:“我的意思是,攥着人家的把柄总比对人家一无所知的好。朝廷上的动向知道一些,对张大人也没什么坏处。”眼看快要到府门口了,我把心底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鼓足勇气说了出来:“孙先生,下次您再来的时候……给小苏带两盒桂花糕吧……”孙先生一脸严肃听我说重要的事情,一时半会儿竟然没转过神色来,表情坚定而又决然地说:“好,两盒桂花糕。”听起来好像地下党的接头暗号一样……目送孙先生出了府,却觑到旁边的小屋的阿岩,看见我之后一脸的愤怒却又不敢发泄的样子。亲切地对他喊:“阿岩,好久不见!”阿岩慢吞吞地说:“是啊,自从苏管家上次出府之后,还是真的很久没见了呢,苏管家近来可好?”开心地点头:“很好很好,就是每次出门都不踏实,害怕有贼进了屋子啊。阿岩,最近可要好好看门,不要让贼进来啊!”阿岩颇为郁闷地看我一眼,自己嘀咕了几句:“难道以前进来过贼吗?”往豫园走去,暗自感叹夫人比起太后来,简直是好很多,那个叫做太后的女人,不知道长成何种模样。能如此不留情面,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下不了台,必定是长着一副刻薄之脸,如此想来,少爷他娘还是天下千万普通母亲中的一个而已,而太后已经超越了母亲的身份,和时代的荣辱联系起来了。想到今天的运气不错,不妨赌赌今天自己是否能够一运到底,找许老婆子去!有点冷啊,揣起自己的胳膊。许嫂照旧不在自己的房里,看来她也很寂寞。找兰嫂去。远远就听见女人们叽叽喳喳的声音,绝对不止两个。开始怀疑她们开联谊会不喊我。轻轻地敲门,里面没听见;使劲敲敲门,里面的人安静下来,继而一些稀里哗啦的声音,良久——“请进!”轻轻地推门进去一看,有简单收拾过的痕迹,地上有一些瓜子皮,桌面上有一些碎屑,大家都正襟危坐,对了,大家有:兰嫂、许老婆子、小稷、小豆。没想到大家之间没有代沟,还能聊得这么愉快。我恭敬得假装忧伤得挤出两滴泪:“许嫂,小苏想,明天出府一天去有点事情。”大家都看着我,一天?一天够我可以从北京跑到沧州了。许管家诧异地看着我,我清清嗓子,把在路上临时编造的理由说出来:“小苏今天午睡的时候,做了一个很惊异的梦,梦中,元宝在济南府的湖畔游玩,突然一不小心掉了下去,我就那么眼睁睁地看着他,呜呜呜,掉下去了。”对不起啊,元宝,心里默念了一下,“所以小苏想明天出府去给元宝烧香,求老天爷保佑元宝平平安安,顺顺利利。”许嫂看了我一下,有点同情,兰嫂却突然插嘴说:“这个梦不准啦,小苏你别想太多。”嗯,不准?梦当然不准了,可是不是说古人很迷信的吗?我苦哈哈地说:“兰嫂,我就这么一个弟弟,现在吃不香,睡不好,为求心安,还是上个香为好。”兰嫂爽快地回答我说:“少爷和元宝早就离开济南府了,所以元宝肯定不会掉到济南的湖里的!”

点心好吃银子买。小苏如今有钱了,唉,可惜仍舍不得放嘴大吃,只能拈起一块吃半天,再回味半天,再意犹未尽地把手指头上沾的碎末舔半天,晚上必定在梦里狂吃猛吃一顿。等将来做到夫人的时候,想必人家找少爷办事情,都会说,听说王府夫人喜欢吃点心,不妨带上一盒,于是小苏就有吃不尽的免费点心,从此过着幸福的生活。当然,这是小苏自己构想出来的王夫人的生活,有大把的点心吃,大把的银子花,大把的人伺候着,还有,大把的少爷的疼爱。不过,现在俺是给人家送点心吃的。瞄到阿岩,这小子看见我,就奔上来:“苏管家,您从外面回来了啦!这是逛街去啦?”顺水推舟:“那可不是,出去三个时辰啦!”阿岩哦了一声:“三个时辰?您没吃饭就出去了啊?”笑眯眯地不回答这个问题:“喏,”提着手里的点心晃了好多下,晃得阿岩的眼睛不停地乱转,“我先进去啦!”来到豫园我的卧房,八盒点心,真的很重呢!先休息一下。千金楼的点心应该很好吃吧,包装也还好,一般的说,就是那种油纸层层包裹,要是弄一些纸盒或者铁盒就好了,包装精美,价钱坑人,一定可以大赚几笔。每样拿出一盒来包好,这是送给夫人的。给崔管家一盒核桃酥,给许老婆子一盒枣仁糕,给兰嫂一盒杏仁酥,我自己要吃桂花糕。果然是,万般辛苦全为他人忙。出得房间,不太好意思直接给夫人,于是拿给兰嫂,兰嫂看我主动给她提了好多东西,脸上的惊喜之情,真是满分爆发,脸都亮了。我很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四盒是小苏孝敬夫人的,这一盒是给兰嫂尝尝,若是觉得好吃,下次再给兰嫂带一些。”兰嫂脸上的亮光黯淡了不少,不过聊胜于无,她颇为欣喜地接过来,答应替我送给夫人,手里马不停蹄地拿着糕点,搓着手绢说:“怎好让小苏破费呢!”我不破费谁破费……然后转回卧房,提了一盒去许老婆子那里:“许嫂,小苏出府,挂念着许嫂对于小苏的恩情,说什么有了好吃的也不能忘记许嫂啊!”递给许老婆子一盒点心,许老婆子连连夸我懂事,还说了一句:“这么快就回来了啊?也不在外面多转一会儿。”老天爷,我很想多转一会儿好不好……送给了许老婆子,继续转回卧房,提了一盒去找崔管家,找崔管家的路比较辛苦,因为一路上还得把点心藏藏躲躲的。找到崔管家,满脸笑容地说:“崔叔啊,小苏刚才上了一次街,买了一些糕点,念着崔叔平日里对小苏的关照,小苏就拿一些给崔叔尝尝,崔叔不要嫌弃啊!”崔管家呵呵地笑着:“那我就不客气了!”“呵呵,崔叔愿意收可是小苏的面子呢!”说着这样的话,感觉内心稍微有点违背道德,算了,道德不过是有钱人家玩的东西。再次回到卧房,神清气爽,高兴地打开桂花糕,拈起一小块放到嘴里,入口即溶,清甜而不腻,松软而不噎,好东西,好东西!要是元宝在就好了,可以跟他一起吃。想到元宝,抓向桂花糕的手停了下来。这个点心,是不是应该分一点给小稻呢?那,是不是应该分一点给老马和阿弟呢?有了这个念头之后,再吃桂花糕的时候心里开始犹豫,为了良心好过一点,我把糕点分成三份,一份包给小稻的,一份给阿弟,剩下的是我的。剩下的已经不多了。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自己的那一份吃完了,连渣都不带剩的。想了一下,打开小稻和阿弟的那一份,又从每份里面取出一些来给我自己,然后再包好。如是几番之后,我决定:小稻和阿弟的桂花糕由我代劳了,等到下次有点心的时候再给他们留着。桂花糕,真好吃啊!满意地瘫软在椅子上,晃着手,咂吧咂吧嘴,余香袅袅,三日不绝。桌子上一排乱七八糟的油纸,一个女人满意地哼着不知所谓的歌曲,这就是王府当家主母推门而入看到的情况。俺吓了一跳,桂花糕的梦刹那间破碎,只看到一脸得意的夫人和满头雾水的兰嫂。看到夫人进来,俺赶紧起来,兰嫂则拿袖子擦了一下椅子,让夫人坐下。夫人看着包装纸,不无幸福地说:“小苏今天出门去了?”“是,遵照夫人的嘱咐,找过许嫂请示过的。”“呵呵,是吗?据说出去了三个时辰?外面很好看吧,玩得很高兴吧,府里这么忙,你很有闲情啊!”扑通跪下:“夫人,小苏冤枉啊!天大的冤枉啊!今天去找许管家的时候,兰嫂也看到了,回来的时候小苏也立即去找兰嫂来着,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多一点!”夫人看向兰嫂,兰嫂点点头,轻声说:“小苏还带了四包点心给夫人,我还没来得及跟夫人禀报……”夫人不太高兴地说:“你确定是小苏就出去了半个时辰?”兰嫂又点点头。夫人站起来脸色很不好看地说:“小苏,看来是认错人了,对不住你啦,兰嫂,我们回去吧。”走到门口的时候,兰嫂给了我一个宽慰的眼神,我投给她一个感激的眼神。等她们一走,好开心。阿岩啊阿岩,还是快快倒向小苏的怀抱吧。

马车上,张嗣修整理一下衣服:“敬修,一会我们要去户部周侍郎家。”张敬修不理哥哥,自己靠着窗子,想着刚才那个苏管家,人其貌不扬,有碍观瞻,不过说话有点意思。张嗣修突然说:“你不会想把那个苏管家纳到你的门客里吧,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张敬修转过脸去,看着哥哥,张嗣修只说了一句话:“识货的人不止你我两个。”快到年关了,交租的人路路续续的扛着粮食来了,一派繁忙的景象啊……崔管家在院里指挥这个人称那个人量,我想看一下爹娘有没有来,连续瞅了两天,都没看到。直到后来实在忍不住问了一下崔管家:“崔叔,我爹娘可曾过来交租?”崔管家看了我一眼:“还没来呢,大约想收拾好了晚点来,这样就不用再回城东了,顺便就在家里过年了。”那,那得什么时候才能来啊,来了把元宝给我带走……少爷不在,不知道可不可以随便出门,还是说一定得禀告许老婆子?踌躇犹豫了一会,决定请示许老婆子,不过却没找到人,传说在夫人那里。据说自从夫人诰命之后,天天吃斋也勤了,上香也快了,没事喜欢拉着兰嫂她们诉说过去的往事,这种情形据说还要持续一段时间。许老婆子本来就很忙,但是又得听夫人讲那过去的故事,所以据说这几天瘦了一大圈。既然夫人不在,那我还是出门去好了,去千金楼看看年底分红如何。不出预料的话,应该会有一个很大的惊喜的,至少,送给少爷的定情信物就有着落了。自顾自的出门去,看到阿岩,故作坚强的打了一个招呼:“阿岩,我出去了。”阿岩看了一下,没有吭声。相信阿岩应该会明白,苏管家不是酥管家。快步往千金楼走去,快小年了,千金楼不知道是否还营业。说老实话,我还没进千金楼看过呢……远远的望去,一切如故,有点怅然。走近却发现,千金楼停止营业了,大家都放假了。古代人对于过年还真是重视啊,不知道对于钱重视不重视。找到孙先生,据说他刚才在帐房,只见他顶着两个黑眼圈,垂着两个大眼袋,让我差点以为认错人。“苏管家,近来可好啊?”“好啊好啊,只是,孙先生您为何一脸疲倦?”“唉,这个年底了,总要收拾一下东西,刚刚打发走了千金楼的伙计们,这不还得算算药堂今年的收支。对了,苏管家,您来的正好,我就不用去王府找您了。”拉着我走入内堂,悄悄的说:“苏管家,这是这个月的分红,您拿着,那边一些点心和礼物,是孙某孝敬王夫人和王大人的,苏管家一并帮忙带回去吧,顺便代孙某道歉一下,说孙某不能亲去了。”我点点头,孙先生给我的分红还热乎乎的,不是很厚,不知道有多少,不会又是一百两吧。不好意思当面拆开看,提着礼物走着,感觉离开了孙先生的视线范围,迅速掏出来看了一下……三百两。嗯,我的本钱回来了。幸福,感觉自己是富婆。府里,再过几天就要放假了,会留下一些人来在王府过年,我这种终身丫头应该没有回家过年的命吧,不过,我内心还是很希望和少爷一起过的。回到府中,先提着礼品去拿给兰嫂,转给夫人。俗话说,油多菜不坏,礼多人不怪,虽然不是我送的礼,夫人心底应该也会有一份在意的。小年那一天,大家吃的饺子,在夫人的带领下,上香烧纸放鞭炮,显得无比热闹。小年一过,就有好几个下人收拾行礼回家了,到了二十六号,只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人。爹娘姗姗来迟的交租,顺便把元宝和元宝买的礼物一并带走,对我显然没有什么话要交代,只有元宝喜气洋洋的跟我说:“姐,我们回家过年了,姐你要在府里替我多吃点。”二十八日,许老婆子委婉的跟我说:“小苏啊,虽然你是终身的丫头,也是咱们府里的管家,不过今年夫人高兴,觉得你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外面过年,肯定不习惯,所以准备了一些年货给你,明天除完尘你就回家吧。”哦……赶我回家过年……我得想想,怎么样才能留下,“许嫂,这样多不好啊,小苏感念夫人的恩情,所以才要更加努力更加辛苦的工作来报答夫人,就这样走了,显得小苏太忘恩负义了。”许老婆子不为所动:“你乖乖的回家过年就是报答夫人了。”难道,我必须回家过年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