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的除夕,不招自来

澳门赌城网站官网,元宝和少爷什么时候离开济南的?!为何兰嫂知道而我不知?有点震惊地抬起头来,“兰嫂,您怎么知道少爷离开济南了啊?”兰嫂呵呵地笑着:“昨天,夫人接到一个口信,说少爷和元宝离开济南往南走了,叫家里不用担心。”这句话真是让我五味杂陈,少爷不给我写信,也没人告诉我,就这样让我白白地担心他们吗。许嫂听了之后,宽慰了我一句:“那就不用出去上香了,在家里拜拜吧。”兰嫂却又说了下去:“夫人打算明后天找一个好日子,去替少爷求一下神呢!小苏你要不要一起去?”和夫人外出的那次经历我真是没齿难忘:“谢谢兰嫂,小苏还是自己在家里拜一下吧,就不麻烦夫人了。”小稷和小豆在一边一直没吭气,眼睛滴溜溜的,让我不太舒服,告辞就回房间去也。晚饭也没有胃口,扒拉了几口饭觉得胃里已经满了,无精打采地回去,听到小豆和旁边的一个人说:“没想到小苏管家还是很有爱心的,你看,为了她弟弟都吃不下饭去了呢!”我,我一向很有爱心的,难道表现出来的不是这样吗?还是说大家的逻辑思维落差太大?反正也是闲着没事情干,不如今晚就拜神。想到有事情做,兴致勃勃地开始找东西。拜神,首先要有一个供桌,再次要有三样菜、一盘苹果、一盘馒头、一盘……青菜好了,三双筷子、三个小酒盅,还要什么?对了,还要有香和香炉。想到这里,马上去借东西,老马那里弄一些,崔管家那里找一些,忙活得很兴奋,努力地抱着擦干净的桌子摆在后院,摆上菜品,倒上酒,一切俱备,就等月亮出来了。电视里面都是那么演的,对着一个圆圆的月亮,女主人公虔诚地捏着三炷香,在袅袅的香气中,女主人公喃喃的自语“妾身有三愿”之类的,然后男主突然出来,感动地握着女主的手,二人深情相拥;或者女主的最大仇敌,比如少爷他娘,突然出来,厉声质问:“深更半夜,你在这里干什么?”女主就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假装自己没有干什么,然后夫人看见女主在拜神为少爷求平安,就一副误会了女主的表情,于是婆媳二人尽释前嫌,最后大家皆大欢喜。正想得美,只听见一声女人的喝问:“这么晚了,谁在那里干什么?”莫非是夫人?抬眼望去,却是兰嫂。招招手:“兰嫂,是小苏,准备拜神呢!”兰嫂一副很无语的表情:“拜神就拜神,不用弄得劈里啪啦的,前边都快被你吵死了!”这下轮到我无语了,和电视里面演的差别好大,只好很低声地说:“兰嫂,小苏知错了,小苏待会儿拜神的时候会轻手轻脚的。”兰嫂这才满意地离去。等了好久,看到了月亮,淡淡的,不圆,旁边有一些星星,仰望星空,感觉好冷。忍不住一个哆嗦,手有点凉了,进屋子里面点上香,拿着一个蒲团出来,跪下,对着月亮开始陈述心愿:“天上的玉皇大帝,人间的诸位菩萨,不用骗我,我相信你们是存在的,否则我是怎么到了明朝的?都出来吧……出来吧……”在我的引诱地呼唤下,周围还是那样安静,没有要出来的意思。只好继续说下去:“神仙啊,不出来没有关系,你们只要听到就好了。桌上的果子,请随便享用;桌上的美酒,请随便喝吧。我叫小苏,有三个心愿,希望神仙们看在小苏一贯是个良家妇女的分儿上,帮小苏完成吧。”“第一个心愿,希望我们家少爷和元宝平平安安,顺利回来;第二个心愿,希望除了小苏之外,没有其他的女人喜欢我们家少爷,我们家少爷也不喜欢她们;第三个心愿,少爷早日与小苏生米煮成熟饭,啊,不对,是少爷早日与小苏共结连理,早日生娃。各路神仙,这么简单的愿望,小苏相信一定会实现的。等到实现的时候,小苏会还愿的,请各路神仙多多帮忙,小苏给您磕头啦!”恭敬地磕了三个头,把香插在香炉上,把酒杯里面的酒撒在土里。抬头看看月亮,月亮依旧那样淡淡的,不知道神仙记住了没有……拜神完毕,开始把桌子往回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劈里啪啦,好不容易搬完,看着剩下的馒头,冻得跟冰块一样,夜宵吃不成了,明天还给老马去;还有半壶酒,要不就喝了吧,放在这里说不定一晚上就蒸发了,浪费了怪可惜的。一杯下肚,有点辣,也有点甜;第二杯,热乎乎的;第三杯,少爷在向我招手;第四杯,少爷不见了……第五杯,第五杯……

回王府,歇息一会儿,准备吃晚饭。我的人生太无聊了,每天都以按时吃饭为重心,什么时候能够想吃就吃就好了。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卧房是开着的,明明记得走前锁好的,不会遭贼了吧?三步并作两步往里面冲,以豪迈之姿跃入房间,房内的两个女人吓得尖叫了一声,定睛一看,却是夫人与兰嫂。兰嫂没好气地说:“进门就进门吧,也不知道敲一下门,早晚被你吓出病来!”且慢,这是我的房间,为什么我要敲门?“兰嫂,进自己的门,还要敲吗?没这个规矩吧。”夫人咳嗽了一声:“小苏,你可知我们等了你多久?”稍等,我还有话要说呢:“夫人,小苏先斗胆问一个问题,夫人和兰嫂是怎么进来的?”兰嫂晃了一下手上哗啦啦一堆明亮刺眼的钥匙。这,这,这,丫环这么没有隐私啊?“夫人,这私自进入丫环的房间,不太好吧……”兰嫂代为回答说:“这个房子是王府的,你,也是王府的,没有什么好与不好。”好吧,我确实没有财产权。“那夫人找小苏有什么事情吗?”夫人没有回答,却延续了上一个问题:“你去哪里了?足足出门有两个时辰,是不是不到晚饭时间你还不回来啊!”知己!连我回来吃晚饭都猜出来了。吃饭不积极,人生还有啥意义。“回夫人,小苏去府外买菊花酒去了,这个事,崔管家知道,银子还是他支的呢!”“嗯?是吗?那你买的菊花酒呢?”“回夫人,酒比较沉,千金楼的掌柜说他会派人送过来,就不用劳烦小苏了。”“为什么让你去买酒?买个酒也要花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嗯,她怎么知道我出门两个时辰了?有门道。“回报夫人,关于这个买酒的事情,说来很复杂,小苏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不过崔管家是知道的,夫人不妨问问崔管家。因为小苏对买酒不甚熟悉,所以走了很久,才寻得酒楼,又怕上当或者被人骗了,于是多走了几家,耽误了一些时间。到了千金楼之后,和掌柜的攀谈了一会儿,没想到聊得很欢,后来看看天色渐晚,小苏怕崔管家有事找,就赶紧回来了。”兰嫂哼了一下:“有事,有事找你的话早就晚了三秋了。”夫人没有过多追究这个事情,依旧淡淡地问我:“前几日飞龙来信,是不是有你一封?”啊!这都知道。恭敬地回答:“回夫人,小苏是收到一封信,不过是元宝写的,都是问候之语,也没写什么东西,我找来给夫人看看。”说完我作势要寻找信,当然结果是找来找去是找不到,做了一个很遗憾的表情。夫人接着继续问:“那你给少爷带了一封信?”看起来有点咬牙切齿。也对,夫人没赶上送信的,我却赶上了,难免有点心理不平衡。“回夫人,这个事情是这样的,小苏那封信是写给元宝的,写了一些叮嘱的话语。”“是吗?那为什么跟送信的说要交给王大人呢?”心里一惊,靠,不会是阿岩这小子把我卖了吧?“回夫人的话,元宝不认识字,所以不如直接交给少爷,让少爷念给他听。”很合理的解释,简直是天衣无缝。我盯着少爷的娘,少爷的娘也盯着我,想要在目光中探询出什么东西来,我忽然速战速决地说:“夫人,少爷回来,一问便知小苏有没有说谎。”少爷回来还不猴年马月的事情,今日之事今日说,明朝有事明朝看。夫人依旧咬住不松口:“自从少爷起身之后,小苏你可知你多少次出府?府外的生活就这么值得你留恋吗?如果真是这样,夫人我还是有这个权力成全你的。”我心里闪过一丝不安,装着很不懂地说:“这个,有吗?”兰嫂则在一边狂点头,清清嗓子开始报告,很像一个报菜单的人啊,哪天她失业了,送她到千金楼做报幕员。“少爷走的前一天,出门一次;重阳前一天,出门一次,今天,又是一次。每次出门时间在两个时辰左右,通常是吃过午饭出门,晚饭之前归来。走时一般两手空空,回来偶尔带些东西,不太像逛街。”观察得好仔细,忍不住想鼓掌,抓住话头说:“夫人,既然知道小苏不是逛街,小苏每次出门自然也有理由,一般来说,都报于崔管家知。少爷走前,出去一次是为少爷临行抓药,少爷和元宝都可作证;重阳之前出府,是因为小苏第一次陪夫人出去,不太懂事情,所以一路走走看看需要什么,即便夫人不需要,小苏也要留心一下,这个事情崔管家可以作证;今日出府,崔管家也是知道的。”门外,一声清脆:“苏管家,您要的菊花酒到啦!”来得正是时候。

下午的时候,王府很美。扫出来了一些路,在寒风中招摇着过年的红色,饭菜的香味也传了出来。年夜饭在乐园里面举行,依旧是两个桌子,夫人和少爷一个,而我们这些下人一个。饭菜看上去做的有点惨不忍睹,感觉都没有好好加工。崔管家有点讪讪,“大家将就一下,将就一下啊。”许老婆子盯了我一眼:“年年有余,年年有余,小苏切记不可把碗吃干净!”好多的规矩啊……亲切的吃着肉,偶然瞄到少爷在斯文的吃着饭。就这样吃饭,也太无趣了,记得在孤儿院的时候,每到年夜饭,大家就唱歌跳舞的,看春节联欢晚会,然后一起动手包饺子,吃饺子,放鞭炮,热闹多了。大家就这么闷着吃晚饭,也太难受了。我轻轻问一下旁边的阿……,好像是阿俊,“每年大年夜都这么过么?”他轻轻的说:“今年我是第一次在府里过年,我也不知道。”只好转过头去问崔管家:“崔叔,我们就这么吃饭,就是过年啦?”崔管家点点头,“那你还要干什么?”“崔叔,好无聊啊,不如我们做游戏吧,比如玩三部会审陈世美!”“是包青天审的吧……”“哦,也对,比如让少爷扮演包拯,我演秦香莲,那个许嫂演公主,崔叔您演陈世美好了!我们玩过堂,怎么样?”崔叔一脸郁闷,“你是说让我们唱戏是吗?”也可以这么说,其实不是唱的,小品小品,古代叫做什么?想了一下,没有对应词汇,而崔管家表示坚决不做陈世美。那不如,玩划拳,谁输了就喝一杯酒,这可是最传统最幼稚的娱乐方式了。得到大家一致认可,连少爷都过来凑热闹,只有夫人坐在那里,没有说话。首先把在座的人分为两组,规则定为群殴。划拳说什么?崔管家咳了两声,讪讪的说:“许久没划了,都不记得了……”我开动脑筋,想想我的本科同学们喝酒时候的豪言壮语:“一个小蜜蜂啊,飞到花丛中啊……”不行,太弱智,“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几刀砍死你啊……”不行,太血腥不吉利;“哥俩好啊,五魁首啊,六六顺啊,八匹马啊”这个是什么意思我不太知道,不过应该可以吧。划拳开始之后,发现少爷不是一般的弱,桌上的酒几乎都被他喝完了。我也喝了几杯,没办法,总有些时候手不听使唤,越喝越来劲,喝多了人也开始胡言乱语,看着旁边的崔管家,好像孤儿院的院长啊,我笑嘻嘻的扳着院长的肩膀:“老爹,你还好吗?有没有想我啊?”崔管家见状不妙,再这么喝下去,小苏有一副酒后乱性的预感。“这个我说,夫人,是不是该包饺子啦?”夫人悠然的说:“那就包吧,崔管家,我们好久也没划过拳了呢……二十年了吧,真怀念啊。”崔管家哄着俺说:“小苏,包饺子啦……”定睛一看,院长变的好胖,仔细看看,是崔管家,有点晕,嗯,包饺子了,那就包吧。捏一个饺子,胖胖的,好像一个大金元宝,使劲抓两下,鼓鼓的,嗯,这是我们家元宝;再捏一个饺子,瘦瘦长长的,使劲往两边拽一下,这是少爷,再捏一个小苏,小苏怎么捏呢?少爷挽着袖子红着一张脸冲进来,拿起一张饺皮,放上好多好多的馅,以至于饺子都撑开了,少爷拿着撑破的饺子笑嘻嘻的说:“这个是小苏!”后来少爷就赶走了其他人,和俺一起包特色饺子。捏一个张牙舞爪的是许管家,捏一个四方的是崔管家,捏一个不胖不瘦的是夫人,捏一个扭扭捏捏的是兰嫂,捏一个特别瘪的是阿弟,捏一个超级大号的是皇上,捏一个头大腚小的是张居正。崔管家好像在旁边战战兢兢,不知道是不是房间很热,他头上出来了汗。“少爷,这个饺子,不用以朝中大臣命名吧。”“老崔,你不觉得张大人就这个模样吗?哈哈哈!”“少爷,这个,这个,饺子包的已经很多了,不用再包了,我们划拳吧。”“不要划拳!我总是输,我不要玩!”……“少爷,快十二点了,收拾一下我们该下饺子祭拜天地了!”“好,下饺子,把皇上和张大人先下了!然后下了你,还有许嫂……”我好困,好昏,突然之间,京城里面响起了此起彼伏的鞭炮声,啊,新的一年来了,我站起来放声狂喊:“我,二十四岁了!”旁边崔管家给我一个白眼:“小苏你过年十七岁好不好!”我马上大喊:“我十七岁了!明年我就可以嫁人了!”少爷听了高昂的大喊:“我二十七岁了!”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少爷,少爷继续大喊:“明年我就可以娶媳妇了!!”所有人晕倒,夫人指使崔管家说:“快,把他们都扶进去!丢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