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锦流年拂轻痕,也在失去

看到花苞之后,依旧倾心期待。其实心里很明了,有些温暖,始终无可替代。终于,雨不下了,只是天空依然明亮不起来。这个城市,没有曾经那个熟悉的人。到头来…

透过指尖,用迷惑的目光触摸着冷冷的天空,拼凑不出曾经的一座城市,很多年以后,而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的,会不会只是曾经熟悉的空气的味道?

夏天的太阳,火辣,没有尽头。南方的热浪也接近让人停止喘息,一路北上,越发感到凉爽,张家口的夏季,也不过如春般的温暖,有时候夜晚的风夹杂着雨滴,还不时觉得会有些冷瑟。

看到花苞之后,依旧倾心期待。其实心里很明了,有些温暖,始终无可替代。终于,雨不下了,只是天空依然明亮不起来。

——文/悠雪霖樱

14车,8号,靠窗,硬座。说是硬座,其实也还是软乎乎的,坐时间长了不行,腰会感觉酸疼。座位旁边有一个自带的小桌子,上面摆着一袋瓜子,一瓶没打开过的可乐。

这个城市,没有曾经那个熟悉的人。到头来想想,我现在可以抓住的,原来只有孤单。总是在不经意间丢失一些于自己而言重要无比的东西。总是会忽然发现原以为永不会变的感情早已变得面目全非。总是觉得自己的付出得不到相匹配的回应。

素锦流年,一朵葬花。

是凌晨上的车,从始发站到终点站,人不多,旁边的座位都是空的。虽说是夜晚,江南的气温依然很高,让人觉得除了向海边或者北上以外,根本就没有别的退路。

越来越疲于应对人潮涌动,仿佛一波人流穿堂而过所带来的嘈杂愈多,就愈显得自己孤独而渺小。有些感情总也说不出口,只是保持缄默之后,发现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了。而那些再也不能说的也希望都会融入空气里。比如我想你,比如我爱你。

那些曾经深深印在记忆里的风景,是我遗落的忧伤,透过指尖目视锦瑟流年,瞳孔后隐藏触摸到的一些故事,一些感情,是否最终变成一枚印记,仅仅只是供以后回忆的凌乱心情?冬冷了,天空灰白的颜色,想要仔细寻找一抹淡淡的流云,轻轻唤醒心中的那片天空。

裤衩,短袖,不用带太阳帽,正好。不过进了车厢,永远吹着冷风的车厢,不得不让我即使是在南方的夏天,还是不自觉的换上了外套和马甲,一丝寒冷。

你一定偶尔会想起那些你错过的那些人……

透过指尖,用迷惑的目光触摸着冷冷的天空,拼凑不出曾经的一座城市,很多年以后,而在我的记忆里,留下的,会不会只是曾经熟悉的空气的味道?或许生活太过复杂,亦如感情。当我一次次独自在寂寞的城市行走的时候,有那么多的时候,我的目光是木讷的,觉得自己脱离了属于自己的这座城市,突然发现这座城市如此的陌生,如此的繁华寂寞。

窗户硕大,透明,显示着它最干净的影子,玻璃透的很光亮。把外面零零星星的光影,闪烁着的,有的还隐藏在暗处的树的影子,都透的清晰,光亮。

或许经历与记忆是属于每个人的情感地带,就像一场盛大的诀别,隐于内心某一个角落,静静花开,静静花谢。人生总是那么多的选择,亦如一路收获一路丢失。常常想到一句词,人生若只如初见。如果一个故事亦或一段感情只保持了如初相见的感觉,或许是最美好的,那般倾心倾城的美好,邂逅的心动将是多么美好的情节。

我随意的用手支在杂果桌上,上面靠着浑浑蒙蒙却好像又在逐渐清醒的头颅,静静的向外看。

这个季节冷了,冷了一地的凄凉,就像那拥有在心里未曾飘到彼岸的感情,在漫长的岁月里一边迷失一边寻找。心尘之上,岁月曾流逝了容颜,将经年的往事打磨去旧时的锈迹,那些曾经蹁跹出倾城明媚如今已宛若烟花。烟花易冷,灿烂过后竟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仔细冥想,心与心的距离究竟有多远?

左手坚强的把汽水的瓶盖缓缓拧开,刚才装在背包里,走路有些晃荡,绷得紧,全都冒了出来,溅了一身,黏糊糊的。

岁月总是会让人遗忘一些事情,也会让人永远铭记住一些事情。只是一份疼痛即使很久以后淡了,轻了,在记忆里依然会清晰如昨。曾经谁许谁一世欢颜,谁许谁一生爱恋,谁许谁不离不弃,谁许谁亦不相负,也许在眉心浸染的情愫里最终将无法在打捞起。繁华过后的季节,指尖的梦回里,拉拢起来的只是一曲落幕的殇。

还好没人看见,自己也并不在意。

澳门太阳娱乐赌城,很多时候静静的一个人独自在角落里,捡拾起一些忧伤的花朵抛向空中任其慢慢飘落。彼时花开,此时花落。这个漫长的冬日我习惯了幻想,我在想,幻想一座城市的模样应该是一个冗长的过程。

风真是凉,外面的树被它吹着总是在发抖,不时还有些颤颤巍巍的树叶终于忍不住寒冷的折磨,最终掉落下来,尘埃落定。

或许在那场散落的浮花中,从一开始就注定我们隔天相望,落满尘埃的季节目光无法穿透那场等待,我独自在夜里冰冷的花开。

路灯并不是很多,零零散散的伫立在站台旁边,照的有些昏暗,但却又别有一丝风味。凌晨的车站,微弱的光,昏暗,沉寂,没什么人,却总有种空灵的美丽。

听说用45度的叫仰望天空,可以将思念传到你的那座城市,于是我学会了仰望的姿势,那样的仰望让人的心里是暖暖的,那种暖是那么的细腻,那么的让人依赖。

夜里两点半左右车开了,听见了发动机转动的声音,车开始朝着一个方向,缓缓移动,越来越快,好似从不想停留,也从没打算回到原点。还是同一个姿势,同一扇窗,不同的是外面的一切,正在悄然变化,我就这样注视着,静静等待着前面不一样的风景。

寄一曲笙歌,飘向彼岸,我终是离不开你的温暖,于是将绵长的思绪做成古琴,让琴声在这季悄然响起。而在那一刻,当时光把低垂的眼睑抬起,落红飞花之处,相守的不仅仅是梦呓中的华年,还有难以诉说的一份情愫。

时间不停的向前奔波,却只是感觉他流的好慢,似乎伸手就能抓住一样,面前有好多好多,一个人的火车上,没有陪伴,时间就像是空气一样,多余出来的都不知道要如何消耗。

爱若微尘素锦流年拂轻痕。那些斑驳的剪影零碎了多少的心情,一纸轻叹只因是依然的挂念,曾于掌心的那一抹温柔曾灿烂过的双眼。

车一直开着,开下去,似乎并没有尽头,感觉好慢好慢。

风悄悄的划过天际然后轻轻掠去了天空的心思。呼唤这个季节的一阕心思,为谁,将带泪的绵长弹奏。

现在回想起来那次看似漫长的旅行,终于明白了很多东西。因为第一次这么肆无忌惮的北上。

或许邂逅是一场繁华的寂寞,这份寂寞深深的深,今生我们因花的距离无法触摸,而我愿意踩着经年的一地花香,去寻觅我们曾经走过的踪迹。

没有目的,其实也并不知道终点在哪。一直驶向前方,听着广播里的播报,推测已经离家多远,湖南,湖北,河南,河北,邯郸,邢台,石家庄,张家口。到站了,哦,到站了,原来就在这里,好远好远。

期许一场在最深红尘里的凝眸,我知道,那些相遇,相知,莫失莫忘。

窗外的景色突然变了好多,和江南的小桥流水大相径庭,但是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感觉,一路走来,每一刻细微的变化逐渐积累,就显得根本没什么,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唐突。

对比总是会显示出不同,不一样的地方,但是却又没那么多差异,沿着一条路一直走下去,总会有不一样的感觉吧。

一天多的车程,却好像整整走了一年,从日升开始,阳光就一直在变得越来越明亮,从没有要落下来的意思,等了好久。

看看手上勒的有些绷紧的手表,才不过一个小时而已,一直在是不是表坏了,是不是时针突然变成了日针,月针,还是年针。

不过在回去的时候,却并没有这种感觉。同样的路程,长短却在内心中,不知不觉发生着变化。家就在那里,已经过来了,就有了确定的长度,走着走着,也就到了。

就像是爬一座从未来过的山,总不知道山顶到底有多高,总不知道到底能不能走到山顶。

但是只要爬上去了,再下来的时候就显得没那么累,好像无论如何,总能走到山脚。有一个人曾经说,只要有信念的人,即使走的再慢,也比漫无目的的人走的快。我不知道他是在说我,还是在评价生活。

未知的东西,就像是迷途一样,从不知道心底远方,到底有多远,到底要走多久才能看到出口。

不过也总有不一样的地方,就像是高一刚开学的时候,在外求学,总有一天要面临离开庇护的事实,总要离开家的温暖,到一个寒冷的,陌生的地方。

开车过去的,走高速,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却好像一下就到了。

那么短的时间,就已经离开家好远好远。站在学校的门口,无论如何却也不相信所有的东西已经成为事实,多想一直活在梦里,永远也不想再踏进去。

我哭着,坐在沿街的马路边上,一直不愿意起来。等到军训完,第一次放假的时候,父母开车来接,回家,同样的路程,走了好远好久,从下午太阳最毒的时候出发,似乎当夜星挂满天空的时候才勉强看见了熟悉的城市,第一次感觉还是家里好,家里,有自己最熟悉的味道。

同样的远方,同样的路程,我想了很久,终于明白。原来并不是自己错了,而是生活总是和理想相悖的,现实永远和梦截然相反,我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除了接受,没有别的办法,何况不知不觉中,一不留神,就这么走过了十七年。

那么多路,那么多山峰,海滩,那么多显示着家的方向的路标,一样,总是或远或近,追随着生活的脚步,不断向前。

从前总是想象远方,喜欢未来的东西。总觉得只要出去了,外面的世界总会比家里的要精彩。

总是极力向反方向走去,不断追逐自己的梦,不断离开,不愿回头。现在却逐渐发现,再遥远的地方,也都只不过是陌生的背影,原来人不是真正喜欢新鲜的东西,相反,人却总是留恋着熟悉的人,熟悉的风景,总要找到最有存在感的地方,作为自己最终的归宿。前几天打算出去旅游,但是并没有任何计划,也不知道应该去什么地方。

于是不停的给各个同学打电话,他们在的地方,好像就总是让人本能的向往。

不是喜欢风景,其实也并不是真正的思念谁,只不过是,感觉那里有些自己熟悉的人,熟悉的东西,就显得没那么恐惧,没那么一无所知,随意乱撞。

有一次同学突然打电话,要来邯郸玩。

我问他为什么要选择邯郸,邯郸有什么好玩的,真的什么都没有,我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哪。他说,你带我随便转转就行了。

想他并不是喜欢这座二三线的普通城市,隐藏在山水佳境和经济大亨的中间,都快被淹没看不出本身的颜色了。

陌生的东西无论到哪,都是陌生的,没有目的的旅行,最重要的就是考虑有些熟悉感的地方,让人觉得还有些安全。

人们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厌倦了的东西,总会觉得似曾相识,再也不愿意回来。

其实不然,等到真的熟悉了,所欣赏的,就不再是风景了,而是一种熟悉了归属感,曾经来过,留下了很多无法忘却的故事,所以总有一天还要回来吧。

看看路旁开满花苞的香樟树,小溪还流淌着曾经依然清澈的溪水。

就像是家一样,无论奔波了多久总还是要回来的,就是因为熟悉的地方,隐藏着一个人内心最纯正的秘密。

所有人其实都是以家为起点,朝着反方向走去,一边失去,一边在寻找,在世界上左拐右拐,然后画上一个完美的圆,最后依然回到家里。

其实爱情也总是这样的吧,初恋的影子,永远住在自己内心深处的,总是忘不了那个最熟悉的人,也许明白再也无法相伴在一起,也许知道前方的风景依然新奇广阔,一览无余。

但是总是有一种声音期待再次相遇,然后一起回忆下曾经熟悉的风景,一起经历的点点滴滴。最熟悉的风景,最熟悉的人,没有任何虚掩,干干净净的存留在每个人的脑海里,此生不忘。

时间愈长,往事就变得愈渐清晰,想念曾经偶然相遇的人,然后决定再次相遇抓住彼此,不再分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