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娱乐赌城 1

与老妈听山歌_叙事传记_好农学网,但他坚称度岁要回老家

母亲喜欢山歌,这是打小就知道的事情。 中国论文网
昨天周末,妻子回娘家吃饭,我便在家里带孩子,让母亲休息一下。孩子睡着了,母亲再次提起要我买张山歌光盘来听的愿望。我知道这是母亲想听乡音了。面对母亲的这种诉求,我知道是无法办到的,在深圳怎么可能会买到广西环江老家的壮族山歌光盘呢?但是也不能让母亲失望,于是便试着到网上去搜索看看,没想到竟然找到几个老家人举行山歌对唱时的视频,制作虽然较为粗糙,画面质感也较差,但声音还算可以,我想这应该也足够了,母亲无非就是想听声音么,画面再好对她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关系。再说,能听充满故乡气息的声音,总比没有的好吧。
当我将网络上的山歌视频播放出来后,在厨房中的母亲一听便激动地拿着凳子过来,静静的听着。此时孩子正睡得香,我也陪着母亲听起来。刚开始不是很懂,但是听着听着就明白了。当遇到不理解时,母亲便细心地给我解说。渐渐地我也体悟到了山歌中的种种睿智,以及故乡人对美好生活的无比热爱与向往。他们通过用各种大胆、夸张的比、兴、赋的手法将壮族的语言融会到山歌里面,然后通过美妙独特的声音唱出来。每首山歌有四句,从谋划到唱出来才十几秒钟,甚至几秒钟,有时候对方唱罢这边紧接着就唱,没有空余时间思考。这期间的反应速度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太难得了。壮族人将他们心灵的真善美,将民族的淳朴与智慧,将壮语的奥秘与唯美汇编成简单而又美妙、动听、迷人的山歌里,而这些美好的东西只有听得懂山歌的人才能体会得。
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用心陪着母亲听山歌,也是第一次真正的用心去倾听故乡的山歌。这次听山歌后,我明显感受到母亲的心情有了很大的变化。这点妻子也感受到了。
没有读过书的母亲,不会讲普通话,也听不懂普通话,更不会用电脑。当看到我孩子出生后,她不顾自己大病初愈的微弱身体,独自离开自己生活了五十多年的故乡,来到对他来说一切都很陌生的深圳给我带孩子。在这里,她几乎村步难行,唯一能交流的对象便是我。于是很多时候我既是她说话的对象,也是她倾吐乡情的寄托。但是当我上班后,她便只好一人和妻子在家,她们因为相互听不懂对方的语言而无法沟通交流。每当带着孩子无聊时,母亲便自己轻哼着山歌自娱自乐,后来不知道何时开始,母亲竟然不哼唱了,她要我给她买几张山歌的光盘回来听。
我的故乡自古以来是个山歌泛滥的地方。
记得小时候,村里没有通电,也不通路,全村人,唯一的娱乐方式便是对山歌。他们农闲时以歌会友,以歌传情;农忙时,也唱着山歌,来顺畅心情,活跃气氛。为热闹的要数村里人结婚、孩子满月、入住新宅的时候。每当此时,村里的男女老少们便自发地张罗起各式各样的山歌会,而每当这时候,母亲即使很忙,也会抽空去听听,她不是唱歌者,但比唱歌的人更陶醉。
自从村里通电后,家家户户开始有了电视,于是村里的男女老少们便开始迷上了电视剧,唱山歌就越来越少了,只有逢大喜事时才有那么几声过场的山歌出现,而且都是老人来牵头。再到后来,随着生活越来越好,尤其是桌球、麻将、各种牌技等的入侵,村里的山歌就彻底消失了影踪。但是此时独自两人在家的父母亲,却对山歌产生着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尤其是母亲,自从我们都离开老家到外面谋生后,她对山歌的热情近乎达到疯狂的地步。每到街日,只要父亲上街,她便交代父亲,要是遇到新的山歌光盘就买回来。在听山歌的过程中,每到尽兴时,母亲便用山歌挑衅父亲,逗着父亲开腔与她对唱。父亲有时候能应付,更多时候则选择微笑以对。
几年前,考虑到老家的电视比较老旧,于是我们便重新给买了个大点的液晶电视回去。但是父亲见后却不怎么高兴,他说买这个东西多浪费。有钱还不如帮我们换个好点的DVD,好让我们放各种格式的山歌光盘呢。说得我们都不知所以,还好我知道父母两人的往事背景,要是换作我妻子,她肯定不明白我父亲的心情了。每当想起此事,我便想起父母那可怜的身世。
父母两人生于1958年,生在这一年的人,都很苦,这一年生在老家环江县的人更是苦上加苦,那是个饥饿的年代,父母亲的父亲就是在那一年被活活的饿死的,死时才二十出头。和他们同样被饿死的,还有他们二十几口其他的亲人。父母两人从此都成了孤儿。因为是孤儿他们打小就显得低人一等,更是没有机会进入校门识字,以致到现在连普通话也不会听,不会讲,甚至连老家的官方语言桂柳话也不会。对于父母亲而言,再好的电视节目对他们来说还不如山歌更让他们内心产生共鸣。在他们眼里,一个几百块钱的DVD当然比数千元钱的5、60英寸大电视更值钱。为了听山歌,父母收藏了各式各样的山歌光盘。装满了家里的电视柜、床头柜、桌柜,甚至连衣柜里也都装满了他们的山歌光盘。他们无聊时听,孤单时听,高兴时也听。山歌俨然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
这两年,随着生活逐渐稳定,也想将父母接下来跟我一起生活,但他们总以还没有老到要你们养的地步为由拒绝了。我想他们除了无法放弃祖祖辈辈的土地情缘外,更为重要的原因大概就是因为语言的不通,以及无法割舍的故土情吧。当一个人无法听懂别人的表达内容,也无法将自己的想法传达出去时,内心是多么的痛苦。
去年底,女儿蒙释然出生后,父母高兴之余,便松动了不来深圳的态度。但终也无法达成共识,母亲似乎忘记了自己的语言障碍,说一起来深圳,但是父亲则表示无法将老家的一切丢掉不管。终两人达成协议,由母亲一人先来深圳,父亲则在家。按他的话说是帮我守住老家的家当,其实在我眼里家里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但是听完故乡的山歌,却让增添了不少故乡的情感,或许很多物质的东西不值钱,但是那份故乡的情感却无价,父亲给我的,或许正是一份故乡的回忆和向往吧。
母亲虽然愿意来深圳了,但是麻烦事情却没有因此消除。主要还是母亲的语言问题。母亲不会讲普通话,也听不懂普通话,而我妻子是外省人,更不会也听不懂我们老家的土话。在我上班的时间内,他们两人各自不明白对方的表达方式,也无法进行有效的沟通。因为语言的障碍,母亲来深圳这几个月来,连出门下楼的次数都寥寥无几。无法沟通的母亲在思念乡情时,便给老家的父亲打电话,刚开始父亲还好,但是久了,每次总说差不多相同的话的时候,农忙时父亲就变得烦躁起来,每次没通话几分钟他便找各种理由挂电话,说自己在忙着呢,在种核桃呢,在喂猪呢,说着就挂了电话。母亲后没有办法,便以要求父亲帮她寄几盒山歌的光盘过来。但父亲终不知道何缘故,一直没有寄,这让母亲的心情越来越低落。
如今因为上网找到了山歌,让我填补母亲内心的那份思乡的心情,在圆了母亲乡情的同时,也让我对故乡多了份向往。

问:丈夫老家在农村,公婆已去世,但他坚持过年要回老家,年前不回,年后也要回,怎么办?

亲爱的朋友,

澳门太阳娱乐赌城 1

 
祝好!回家的路上,夜幕沉沉,路灯下的行人寥寥无几,我背着包,有些沉,便将背包的带子从肩膀处垂落肘间,脚底下踩着无数的影子,那一瞬间,我突然觉得我很像一只蚂蚁,一只小小的蚂蚁。

丈夫总想回老家过年怎么办?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的回答也许能帮到你。因为我的心态与你丈夫的心态非常相似。

我老家在河南农村,2000年大学毕业之后,直接来到深圳这个地方打拼,并在这里安家落户,妻子是从小在深圳长大的,按网络上的说法,我也算是“凤凰男”吧。

每年要过年的时候,我与妻子总会因为过年要不要回我老家闹一次矛盾,问题的症结就是我想回老家过年,而妻子不想去。

妻子为什么不想去呢?总结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

(1)想陪在自己父母身边过年。她虽然不是独生子女,但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想陪在自己父母身边热热闹闹地过。

(2)对北方不习惯。她从小在深圳长大,算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南方人,所以不管是饮食习惯、卫生习惯还是气候的问题,到了我老家,她都非常不适应。

(3)语言交流的问题。因为在家里时,我们都是讲普通话,所以两人虽然已在一起十五六年了,但她对我们的家乡方言仍然听不太懂,每次跟我回老家,对着我老家里的亲人朋友的热情,她就有点不知所措,语言听不太懂,交流要靠半蒙半猜。

(4)观念不同。对于一个没有故乡概念与情结的人来讲,她实在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一定要回老家过年,想孝顺父母大可不必一定要在过年那几天。而应该趁寒假多带孩子出去旅游一下,多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而我呢,一心想回家过年,也有着自己的充分理由,总结如下:

(1)
故乡情结。故乡是什么,对于有故乡情结的人来说,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上睁开眼睛就看到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一生中最美好的童年时期,少年时期在这里度过,这里承载着我们人生最初的欢乐与哀伤,这里的第一寸土地我们都是那么熟悉,感觉只有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们的心才能真正地平静下来,只有在故乡过年,才有过年的味道。

(2)与父母团聚,陪着父母好好过个年以尽孝道。对于我来说,不管我在深圳呆了多少年,总觉得仍是漂泊在外,有父母在的地方才是自己真正的家。自己一年到头在外漂泊,也只有趁过年的时候好好陪陪父母。

(3)只有过年回家,亲戚朋友才都在家,可以见到平常难得一见的发小,朋友,亲戚。有了他们,这个年过得也更快乐,大家都辛辛苦苦一年了,也只有过年这几天,才能在一起好好放松一下。

澳门太阳娱乐赌城,(4)只有过年回家,有些事才能办得了。比如我们那儿,过年有祭拜先人,上坟送钱的习俗,这事你别的时候回家就没办法。

另外还有一些因人而异的因素,比如有人在外面混得不错,就喜欢过年回家光宗耀祖,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还有一些带老婆孩子回家过年,也是想着加强一下自己孩子对老家的概念,与老家人的亲情,害怕孩子长大了与老家人不亲了。

分析起来,这种事就是婆有婆的道理,公有公的道理,很难说谁对谁错。

所以若遇到丈夫想回老家过年,妻子不愿意的时候,就需要双方能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一下问题,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具体到楼主问的“怎么办”,我觉得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如果你丈夫就想回家过年,就是故乡情结的问题,那就可以商量一下,比如年前随你安排,年后随他安排,也不失为一个公平的办法。我就经常年初一或年初二才飞回老家。

其实就我的理解,夫妻之间,讲道理是其次的,爱与包容才是最主要的。

总之,凡事多从对方立场想问题,才能既不伤了和气,又能解决问题。

我也是农村人,我说说我的想法吧,我是春节和清明必须的回去的,没有任何理由能阻挡我。就算那个家里已无亲人,何况我的父母还健在,因为那是我的根,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不能忘。我的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都安葬在那块属于我家祖坟的地方,而且在农村,又特别讲究这些,逢年过节的时候,祖坟上要是没有后人烧纸钱的话,会被别人嚼舌根的。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我觉得在这个城市里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存在感,虽然有车有房带着老婆孩子在这安了家,但是在我内心最深处只觉得这是我生存的地方,但不是我生活的地方。所以有些时候男人执意要回家看看的时候,各位女同胞们要多多理解下。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我也来说说吧。

我的父母都还健在,只是身体没有早先那样健朗。他们还种着一块菜地,菜地里种着油菜,还有一些蔬菜。母亲和父亲说到了油菜花开的时候,他们希望我们几个孩子都能回家看一看故乡的风景,不要忘了我们的根在这片土地上。可是,每年的油菜花开的时节,我们几个孩子很难聚到一起陪父母团聚,因为我们几个孩子各自离家太远,又都有自己忙不完的工作。有时候想想,真心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图片是我四叔家的老房子,四叔一家人离开老房子在杭州定居已经有了快四十年。每年的大年三十下午,我父亲和我的哥哥(我哥哥即使工作再忙,都会赶回老家陪我父母过新年。)都会在四叔的老屋的大门上贴上喜迎新春的对联,然后再燃放烟花爆竹,祝贺四叔一家人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的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我父亲一共兄弟四个,其他兄弟都在城里生活,我父亲为了照顾我的爷爷奶奶守在了老家土疙瘩地里,这一守就守了一辈子。

我的叔叔们说:“我的父亲和母亲的家,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父母对他们的养育之恩,和他们对土疙瘩地的深情厚谊。

去年元旦,我因为参加同学聚会,回到老家,和父亲一起去拜祭我那已经故去的爷爷奶奶。

那天,父亲担着扁担,我紧跟着父亲的身后,在铺着厚厚的杂草丛里,去给我那已经故去的爷爷奶奶上坟。

我的父亲已经是满头白发的年纪,可他的那双脚踩在杂草丛中,还是那么的有力。父亲一路和我谈过去和未来,父亲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急着离开农村,就剩下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留守在村里,只怕若干年以后,这块地除了杂草荒芜,再也不会有人踏上这片土地。”

父亲虔诚跪拜,对长眠在故土的爷爷奶奶说:“今年冬至,孩子们都忙,也不能回家看您二老,就请二老原谅吧,孩子们在外面打拼过日子不容易,还望二老能保佑孩子们在外面不求富贵,只求平平安安就好。”

父亲坐在爷爷奶奶的坟前,和爷爷奶奶聊四叔家的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日子过得都很好,聊小叔家虽然是俩个闺女,但是俩个闺女都有出息,说是让奶奶和爷爷放心。

然后父亲又说起我们兄妹三个,说我大哥能撑得起家,即使他和我母亲百年作古,也不会冷落到孤苦无依的地步,父亲是让爷爷奶奶不要再担心他,说他和我母亲现在的身体很好,还能帮衬着小辈们一把。

其实,像我父亲和母亲这么大年纪的人,究竟能够帮衬我们什么呢?他们能帮衬我们的就是坚守心中的那一座城池,还有在土地上长眠的我们的至亲至爱的人。

每逢春节前后,回家的小道被堵的水泄不通,老人们看着心里喜庆,而坐在车里被堵的心慌的孩子们,心早就飞回了家。

大年三十晚上,我母亲说:“趁着我们俩个老人还健在,你们兄妹三个能常聚聚就聚聚,等我和你爸百年之后,你们兄妹三个想要再聚,只怕会更加艰难。”

我大哥那天晚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在心里偷偷流眼泪,我的妹妹比我年龄小得太多,她似乎还没有明白我母亲说的话,她说:“大过年的,说的什么话呢?”

我嫂子向我妹妹使了个眼色,我妹夫赶紧跟着打圆场,说:“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来,我们每人给爸妈表演一个节目,谁能让爸妈笑了,另外的人可要记住发红包哦!”

我看见我大哥眼里蓄满了泪,我母亲和父亲看着眼前一家人,掏出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还像我们小时候那样,说:“发新年压岁钱,越发越发!”

可是,在我们离开家,和父亲母亲说再见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的叮咛:“你们兄妹几个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平平安安才是真,不要都忙着工作,把身体都累垮了。”

至始至终,父亲和母亲没有向我们兄妹几个提出任何的要求。但是,我们兄妹几个心里都明白,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的根都在父亲和母亲的心里,永远都挥之不去,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的增加想他的厚度,与他们心手相牵的日子,烙在记忆的深处,是永远藏在心里的爱与牵挂。

所以提出问题的题主,还是多理解和支持你的爱人,陪他一起常回老家看看。谁都有恋家恋乡的情结,虽说你爱人的父母都已经故去,但是,留在你爱人心里的声音,永远都还在。

说说我一个80头最早一批留守儿童的故事,家穷,儿时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父母在我一岁时就外出谋生,直到10多年后我也离开家乡读书与谋生,家乡就变得遥远而陌生,过年回家就成了最大的事件,结婚前和老婆谈过过年回家乡老家过年的问题,家乡老家有等待我们的人,回家过年是原则,不能反对不能否定,直到再无等待的人才可以讨论在那过年的问题,比较幸运的是结婚10多年了,等待的人一直在,过年老婆催着回老家,老婆已经习惯与融入,老婆为了我可以一直有回家的念想,期间把家乡的家重新修建了,虽然我不太喜欢新的房子,但家还在!城市里的家我称之为房子。

这个也不算什么事,有些人对于家乡比较依恋。想回去的话,可以抽空回去。

我老家也是农村的,但是我爸妈都在市里边住,所以过年的时候,我也不回老家。

我是因为长这么大,在老家呆的时间也不是特别长,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家乡情。

但是我见过很多老人,从农村跟随儿女来到市里边,住的很不习惯的。

哪怕是在市里边住的再好,他们也总是想回老家看看。他们身上带着那种浓浓的乡土人情味,已经不多见了。

既然你老公比较眷恋他的家乡,就回去看看吧,就当出去旅游了一圈儿。农村的空气和环境远非我们市里能比的。

这样既成全了你老公的思乡之情,你也体验一下农村娴静生活。

老家是根,根在家就在!我生活在小县城里,离农村老家开车就十来分钟,每周末我都要回去,老婆孩子不回我就自己回。回去绕着房子转一圈,上到房顶(平房)转转,感觉家里的树,花花草草都是亲的。去年自己动手嫁接了两棵柿子树,每次回去都要看看,看看发新芽了没有,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了。感觉这才是家,城里的家只是个房子,睡觉的地方而已!

我跟你老公的想法一样的,过年是一定要回去的。亲戚朋友都在农村老家,本来一年都见不到几次,过年是走亲拜年的,再不回去,亲人朋友都没有了。我们那里人更加指责那些常年不回家看看的人,村里办红白酒事都应该要回去,否则,到你家办酒时,一个都不会来。

早两年,我老婆也是不想回老家过年,说家里太冷。后来她想通了,过年不想回家是说不过去的。这两年她都会提前准备年货带回老家。

如果你希望这个家好,就跟他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哪怕再冷再累再苦都应该去

老家还是要回去的。哪怕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但那里始终是故乡。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亲人但是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走得再远心还是在那里的。不管出去多久回来都会有人认识你。这份情在其他地方是感受不到的。这应该就是归属感吧。回到老家心里是踏实的

这个问题其实只是你们的家事没有探讨的价值,它还不足矣上升为一个社会问题也上升不到一个情感问题。

老公的父母已经去世,但是还坚持每年逢年过节要回老家一趟这一点也无可非议,父母已故,但不是全部死绝,退一万步讲就算都死绝了,根还在那,那一方水土养育了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我们还是一个乡愁情节特别严重的民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分贫贱富贵,念乡思乡回乡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还有一点也不得不考虑,虽然你老公父母已故,但我们有这样的传统,就是逢年过节都要给已故的亲人烧点纸钱之类的物品,以此做为对已故亲人的悼念之情,这也是传统,想来他也是逃不出这样的世俗观念,也是逃不出对已故父母的缅怀之情吧。

我们常说夫妻之间要多一些宽容与理解,如果说他真的能把故土忘的一干二净,那么对于你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一个能把自己父母故土都可忘得一干二净的人,他肯定有着常人不同的无情寡义,那么他在某一天也或许可以把你忘的干干净净,所以说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对于你来说也不是一个值得守候的人,总之既然他想回去就随他去吧,可能会耽误一些事,但这也算是他的一桩心愿,一年才一次,做为夫妻如果你还是爱他的话,应该给予理解和支持。

任何一个男人,灵魂深处,都有根。这根,就是故乡的山山水水,故乡的老宅,故乡的亲人。

所以,中国有句话,叫落叶归根,魂归故里。

任何一个有情义的男人,都有这个情结。

是的,你家公家婆不在了,也就是你老公的父母不在了,你以为他在故乡的根断了。可是,估计还有兄弟姐妹。没有兄弟姐妹,也人会有表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总之,还有亲人在那里。还有父母祖辈的坟苎在那里。他的根,仍在那里。

人到了一定年龄,总恋旧。久不久会做梦,梦见儿时生活的场景,梦到和亲人一起吃饭,和兄弟亲朋玩耍娱戏。证明,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渴盼着与故乡亲人融合。

久居异乡,思念故乡,人之常情。

和故乡的情感维系,需要经常的来往交流。人情靠往来,不往不来,情就断了。

我的家族里,就有这样的小故事。

前些年,给始祖重修墓碑,并趁此机会,修订族谱,厘清支系,确定族支传承。各支各脉,夫妻儿女,名字都刻在墓碑上,一目了然。

费用自然是由健在的族人,不分男女,按人均摊。

有个族兄,其父早年因为逃避国军征兵,迁移他乡,做了上门女婿。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曾举家回故乡生活几年,族兄因此受照顾,被大家推荐读了工农兵大学,后来畄在省城工作。他父母后来当给岳父母送终,又迁回去。

重修始祖墓,联系到他兄弟了。当时,不知道他兄弟怎么想的,就是不肯出资,还反复强调,他已不是村里的人。

祖坟重修,族谱修订,大家把他除名了。谱系只写到他父母那里,他们夫妻和子女就空着,表示已绝后。

前年,他因事回故乡。据说,老做噩梦,梦见陌生老人老来打他骂他,说他不孝,整天精神恍惚,孙子也得了怪病。所以,三月三回故乡寻祖归宗祭扫祖坟。

当然,没多少人理他,也没人陪他扫墓。他看了始祖碑上的族谱,嚎啕大哭。一户一户跪求,要求把他兄弟的名字补刻上去。

最后,他出了两万块钱,在三月初四请全族聚餐,道歉,还请来法师做祭奠和补刻族谱名字。

讲这么多,就是让你理解你老公的心。怎么办?他每年春节前后要回故乡,你让他去,最后,自已也陪他去,看看故土,和亲人认识认识,说说话,多多交流。

你说老公父母都不在了,还要回老家。其实这个问题很好理解。你老公毕竟在农村生活了那么久。也是一种。亲情和怀念。为什么有很多老人在外边打拼一辈子?之后还要回到老家呢。这是他们的心愿。这个你要支持老公的是对的。去看一下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我想你如果这件事支持老公的老公在心里会记你一辈子的好。

 
晚上和同学一起坐在咖啡厅里聊天,不知为何,就突然聊到归属感。我想大概是因为这几天一直在读的《亲爱的安德烈》,或许是昨晚教室中银幕上被投影的那几部学生作品,又或许是自己一直纠结一直彷徨的原因罢。

 
书中的龙应台给自己的母亲写信,写到高中毕业,写到将要告别家乡远离朋友来到香港,写到自己的依依不舍,而对于这封信,龙应台回信的题目是“你是哪国人?”我想起去年有次下课,记不得是在说些什么了,说到深圳人这个话题。我说,我自然是深圳人啊,老师便很惊讶地看着我,他说原来你们这一代已经将自己看作是深圳人了啊。他说,像他们这些人,年纪稍长,深圳对于他们,更像是一个拼搏的地方,而他们却未曾将自己看做是深圳人,他们的父母都远在老家,他们的童年都埋葬在远方的黄土之下。

 
我突然想起我的父母,我的母亲和我的父亲,是不是很多的时候,他们也会感到深深的疲倦,他们也会想要归巢,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远方,他们的过去都在远方。他们在深圳,会不会也不过是个异乡异客,在这个遍地标语写着请说普通话的城市,他们会不会只有偶尔说起方言的时候,才会感到属于他们的归属感?我是不会说他们的方言的,从小到大,父母与我说话都是用普通话,但在跟爷爷奶奶姥姥姥爷打电话的时候,母亲操的总是一口河南话,父亲操的是一口四川话。而有时母亲开车遇到蛮不讲理的司机时,总会小声地用河南话骂一句娘。

  先前上一节有关英语的online
course的时候,有人说,当自己在说英语时,感觉说话的人不像是自己。我也点点头,英语对于我来说,总是没有汉语那么亲近与贴切。在纽约的时候常常会说Thank
you和Sorry,但不知为何,这样的礼貌用语从我的口中流出时,我觉得心中有些空荡荡的,就好像我只是这么说,却不是真的这么想的一般。

 
那么,在我的父母的心中,说普通话的他们,和说方言的他们,会不会也是两个不同的人呢?当他们说起普通话的时候,他们是为人父母,他们要承担起责任,他们要负责赚钱养家,可是当他们说回方言时,他们会不会又变回了孩子,变回了父母面前那个无忧无虑可以肆意撒娇的孩子?

  你是哪里人?

 
我想若是问出这个问题,我的母亲会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河南人,我的父亲会毫不犹豫地说四川人,那么我呢,我的妹妹呢,我们又是哪里人?出了国,当被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又是哪里人?我不会再说我来自深圳,却会回答说我来自中国。我想,那些父母是从中国移民过去的孩子,他们面对这样的问题会如何回答?他们是中国人吗,他们是美国人吗?他们拿着美国护照,却有着一对中国人的父母,他们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或许写不出几个汉字。

  我想,不只是国外的这些二代移民有着这样的identity
issue,就在深圳,就在我的身边,异乡异客的人有多少呢?

 
我突然想起王鼎钧在《左心房漩涡》写的一句话:啊,故乡,故乡是什么,所有的故乡都从异乡演变而来,故乡是祖先流浪的最后一站!

 
其实我们没有怎么讨论这些,反而是我谈及了些许宇宙(我们俩之间的话题总是会被我无意有意地往这方面扯哈哈)。若是将我们放在宇宙的尺度上,若是出现另一个智慧文明的话,我们就会意识到我们每个人都是地球人,我想,这个时候地球上的各个文明会加速融合,就像中国的各个少数民族的文明一般。而将来,将会像刘慈欣曾写过的那般,或许地球上会出现一个地球联合集团,这个世界将不再分美国与中国,不再分欧洲与俄罗斯,我们所有人都将是地球公民。

 
而那些离开地球的人们啊,当他们意识到自己将无法再回到地球上时,他们又是哪里人呢?我一直很喜欢刘慈欣在《三体》里的描写,他说当这些宇宙飞船的人们意识到自己将永远不可能回到地球的时候,他们突然转变了。他们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那根牵扯着他们的钱已经消失不见,他们只能跌跌撞撞,一路向着远方飞去,而身后再无被称之为家的归处。

  祝一切都好!

  七月三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