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的小男佣,不情愿的烛光晚饭

“当你弹琴的时候,脑子里千万不要去想我一定不可以出错,一定不可以出错……”安东尼如王子般的俊脸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我,他坐在我的身边,一双修长的大手轻轻地抚摸在琴键上。“当当噔噔咚咚”一串优美的旋律出现在我的耳边。“七彩,当你想要完成一首曲子的时候,心情一定要保持平静,所有不开心的回忆全部都要忘掉,然后脑子里可以想象着泉水的流淌黄鹂的鸣叫青山松柏,以及大自然的一切美好……”此刻,我的心仿佛被安东尼带入了美仑美奂的仙境之中。闭上双眼,我将自己想象成了爱丽丝,在神奇的魔法牵引下,我来到了一个自己从来都没有到过的地方。这里有山有水有鱼有花,还有小鸟好美!真的好美哦!我的十指不听使唤地轻抚在富有弹性的琴键上,一曲动听的音乐响在我的耳边,我弹主旋律,安东尼帮我配音,我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可以一音不差地将理查德克莱德曼大叔的《梦中的婚礼》弹奏出来。当尾音结束的时候,安东尼突然握住我的双手。“七彩,哦亲爱的七彩,你成功了耶!”我睁开双眼,脑子仍旧停留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如果不是安东尼的大嗓门把我拉回了现实,我想我现在还沉浸在自己就是爱丽丝的遐想之中呢。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做到了吗?自从和熙正交往之后,为了跟随他的脚步,我拼命地希望自己的琴技可以有朝一日让他刮目相看,为此我报名参加了校内举行的钢琴比赛,可是这段时间以来,我似乎已经忘了自己身上的这个责任。熙正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可以导致我的心扉大乱,如果再继续那样下去的话,我想在钢琴比赛中,我一定会被淘汰的。还好还好!我的生命中出现了天使一样的男孩安东尼。虽然这家伙老是在嘴巴上占我的便宜比如说亲爱的小彩彩亲爱的七彩噢亲爱的达令蜜糖……不过他也只是在嘴巴上占占便宜而已。自从他指导我钢琴以来,我的琴技就开始稳步上升,看来我当初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真是一点都没错耶。呵呵哦呵呵呵如果按照这样的速度发展下去,那么那个千惠早晚有一天会成为我的手下败将的。我就知道我朴七彩是一个聪明的天才,老爸老妈的遗传基因,再加上我后天的勤奋努力嘿嘿!哈哈哈“七彩你在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事情快拿出来和我一起分享啊。”安东尼扩大的俊脸再次凑到我的面前,我不得不将身子向后仰去,这个家伙总是喜欢展露他的俊脸,真是受不了。不过他不愧是从法国著名音乐学院走出来的钢琴王子,如果没有他,我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进步,为了感谢他,我决定从此以后不再讨厌他。说起来安东尼对我真的很好耶!人长得帅,而且听说功课又好,如果我的熙正能有他一半对我好,那该有多幸福啊!不知道熙正和千惠最近怎么样了,自从我抓着安东尼教我练琴之后,我好像都没怎么看到过他。那个家伙最近过得怎么样呢?“七彩,一会儿练完琴后,你陪我去吃晚餐吧,我特别喜欢吃SLOW那家餐厅里的意大利面。”安东尼在我的耳边又开始喋喋不休起来,这几天每次练完琴后,他都会请我去吃各种各样的食物。当和安东尼在一起时,让人有一种很舒服很没负担很轻松的感觉。可是我却没有办法将他当成一个男生来看待,就好像就好像他是我的亲人哥哥,他的身份和宫商角徵羽是一样的。他仍旧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个没完,我突然打断他:“安东尼,今天的晚餐由我来请吧。”“我们咳咳咳”话正讲到一半的安东尼一下子卡住了,他用力地咳,咳得白晳的俊脸微微泛红。哇呀呀我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了吗?“七七彩”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仿佛要把我给吃掉一样,这家伙怎么了?“你刚刚说什么?你要请我吃饭?”“对啊!安东尼你很奇怪耶!就算我说我要请你吃饭,你也不必夸张成这副模样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喂喂喂你到底在笑什么?”我被他的笑容搞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噼里叭啦地掉了一地。“噢亲爱的彩彩,你终于被我的热情打动了对不对,你终于肯接纳我了对不对,你终于受不住我的爱情攻势,开始要对我举双手投降了对不对?”晕!狂晕中这家伙都在说些什么呀?谁被他的热情打动了?我承认他很热情,可是却接受不了这种热情。谁肯接纳他了?我只是能接纳他教我弹琴而已。谁受不住他的爱情攻势了?我对他投什么降啊。“你知道吗亲爱的彩彩,在我们家族中有着这样一个传说,就是当女生肯出钱请男生吃饭的时候,就证明那个女生已经在心底接受了那个男生的爱情攻势……”“咣”我被他的话吓得一下子趴倒在琴键上,随之发出了一阵刺耳的钢琴声。什么什么什么?妈妈咪呀人家只是想好心请他吃一顿晚餐,可是他却以为我这是对他爱的鼓励?我急忙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这怎么可以,我只把他当成朋友和亲人啊。“当年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我的曾曾曾曾曾祖母的爱情就是因为一顿意大利面开始了序曲”又来了!他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曾祖母距离我们至少有上百年,上百年前有意大利面这种东西吗?安东尼在那里不厌其烦地向我介绍着他的家族史,从他的曾曾曾曾曾祖父母一直讲到了他的爸妈。苍天哪!大地啊!饶了我吧接着,我用三寸不烂的莲花舌告诉安东尼,我请他吃饭无非就是想答谢他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辅导和补习而已,并且还给他讲了好多好多的大道理。比如爱情是不可以勉强的,一定要等到天时地利人合,而且两个人都要对对方有感觉的时候才可以开始。然后,安东尼这个法国大帅哥以一副似懂非懂的模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嘴巴里还是不停地喊着“亲爱的七彩”。我真想把他的脑袋打开,然后将我脑子里的东西强行灌输到他的脑子里,这样,他也许就会开窍一点。结果,晚餐还是安东尼请,因为我可不想让他误会我要给他任何机会。

“熙正——我妈妈说今天晚上要请你去我家里吃饭,等到放学的时候我们一起走好吗?”另一端乱七八糟的,全是学生们的笑闹声,可是我却还是很清晰的从熙正的嗓音中听到了”嗯。”该死!又是嗯!他居然答应和千惠回家去吃晚餐,我好想哭,如果这个时候我请他去我家里吃晚餐,他是不是也会嗯?不行!我朴七彩才不是那么没风度的人,他都已经答应了千惠,他还会答应我吗?而且他昨天都已经解释过他和千惠之间的关系了,如果我表现得太小气,岂不是会被他看得很扁。”那么熙正,既然你已经答应了千惠今天要去她家里吃晚餐,那今天晚上我就同安东尼去吃晚餐了哦。”到了这个时候,我居然还是很想从熙正的口中听到不可以之类的话。可是等了好半天,他又对我嗯了一声。”我真的去了哦,去和安东尼一起吃又浪漫又温馨的烛光晚餐去了。”我故意用很大的声音说出了烛光晚餐四个字。只要有一点想像力的人,都会从这四个字中体会到浪漫和暧昧。如果熙正真的在乎我,他就不应该允许我和别的男生去吃烛光晚餐。”嗯!”他再次嗯了一声后,就立马将我的电话挂掉。我无语地看着我的SKY手机,有没有搞错,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就把我的电话挂掉。可恶的权熙正。讨厌鬼王八蛋!我以为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会有所改变,结果又回到了从前的样子。权熙正权熙正权熙正!我真想把他的脑袋打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不是千年朽木、北极寒冰,他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我?”七彩呀七彩,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答应同安东尼一起去吃那浪漫的烛光晚餐。”和羽打闹够了的沅洙噔噔噔跑到我的面前。”你知道吗,安东尼不仅人长得帅,家世好,听说他的钢琴技术也是一级棒,所以说天底下并不是只有权熙正一个人配称为钢琴王子的。””沅洙,你想引诱我家小彩彩脚踏两只船吗?”羽有些不满,他拍了拍我的肩,”小彩彩,虽然熙正那小子的确是拽了一些,不过总比那个小金毛让人看着顺眼。””什么小金毛,人家那是金发碧眼。”沅洙立刻开始抗议。”河沅洙,别告诉我你到了现在对那个小金毛仍旧没有死心。””喂——”两个人又要开吵,我忍无可忍地将两个人用力分开。”够了够了你们够了吧,整天吵你们不怕累吗?”真想把他们两个人扔到北极冻死他们,看他们还吵不吵得出来。”沅洙,你觉得我真的应该去赴安东尼的约吗?”虽然沅洙是一个狗头军师,可是必要的时候咨询她一下可以让我的大脑更加灵光一点。她重重地向我点头,我就知道她会点头。”羽——”我又看向他,他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沅洙,沅洙用一种要杀人的目光狠狠瞪着他。”小彩彩,虽然我不太赞成你脚踏两只船,不过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在精神上支持你。”我犹豫——再犹豫——不用再犹豫了——晚上下课后,就在我还在犹豫的那一刻,安东尼那阳光般的笑容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紧接着,我的手腕一紧,就被他用力抓住。”亲爱的小彩彩,我们走吧,我已经等不及和你共度那浪漫的烛光晚餐了。””喂——喂喂喂——”其实我一点也不想和安东尼出去吃晚餐啦,人家只想和熙正在一起。可是安东尼这个霸道的家伙,他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意识到我脸上的不情愿。好吧好吧!事情既然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我朴七彩只有认命的份。就在我嘀嘀咕咕,不停埋怨的时候,安东尼已经将我带到了一家非常豪华壮观的法国餐厅。哇——!!这里的环境真的是优雅极了。光滑的纯白色大理石地面,宽敞舒适的空间,一架漆黑的钢琴摆在餐厅的正中央,一个二十多岁的长发女子正坐在钢琴前弹奏着美妙动听的乐曲。哇哇哇——这里真的像极了一座皇宫,好美!好美哦!安东尼这个家伙,他还真会享受。只是,他的嘴巴和我四哥真是有得拼,整整一晚都没有听到他闲下来过,从天文到地理,从法国到意大利,从他出生直到现在——”亲爱的小彩彩——””喂——不要叫我亲爱的。”我用力地瞪着安东尼,这家伙一点记性都没有吗,我都已经提醒他不下二十次了。”不要这样子嘛。”他一点也没有因为我的凶恶而产生任何退怯,仍旧保持着一张大大的笑脸咧开嘴巴对我笑。真是受不了他,我决定低头猛吃,不想理会这个一脸很自命不凡的家伙。”你知道吗,我们家族有一个很古老的传说,就是我曾曾曾曾曾祖父第一次看到我曾曾曾曾曾祖母的时候,立刻就被我曾曾曾曾曾祖母的美丽面孔所打动,然后我曾曾曾曾曾祖父就开始使尽一切手段追求我的曾曾曾曾曾祖母……””那个时候我的曾曾曾曾曾祖母……””停!停!STOP!停!”我急忙用刀和叉对着安东尼做了一个T型。”安东尼,你该不会是想把你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曾祖母说完,然后再继续说你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祖母,一直说到你的曾祖父曾祖母,最后再说你的祖父祖母……”这家伙如果把他的祖宗八代全部都说出来,我想我也快要变成别人的曾曾曾曾曾祖母了。郁闷!真是郁闷死我了。”不会的啦,我只是想说我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曾祖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说我的曾曾曾曾……””停停停!”我再次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晕!狂汗啊!我真的很后悔和安东尼出来吃这顿所谓的烛光晚餐,而且这里根本也没有半点烛光。我现在开始怀念和熙正在一起相处的片段,至少我的熙正惜言如金,才不会像安东尼这样罗哩八嗦。熙正啊熙正,你在哪里,难道你不知道你的亲亲女朋友此时此刻正在被一个无聊的家伙进行耳根子骚扰吗。想到熙正,我的思绪不禁拉出了好远。这个时候他会在做些什么?难道他真的去了千惠的家里去吃晚餐?想到他们两个人相互坐在餐厅中一起用餐的情景,嫉妒便像烟雾弹一样炸开了我整个的大脑。不对不对不对!熙正和千惠是清白的,他们两个只是朋友而已。熙正是因为好朋友的嘱托才会临时关照千惠一下,是我多心了,一定是我多心了。我拼命地吃拼命地吃,想要摆脱熙正和千惠在一起含情脉脉相对的场面。可是——该死!我发现我自己根本摆脱不了。啊啊啊——我拼命地摇头。”七彩,亲爱的七彩,你怎么了?”安东尼的俊脸又出现在我的眼前,而且还是一副很夸张的担忧模样。”没有!”我急忙摇头,顺便再对他抛去一个虚伪的假笑。”那你为什么一直摇头?””我正在练习摇头功,这样摇来摇去的可以让颈部更加舒服。”我随便编了一个借口。”是吗?那我也要摇着试一下。”说完,安东尼左摇右晃,开始摇着他的一头金发,说起来他头发的颜色真的很漂亮耶,而且又直又顺,可以去做洗发水广告了,不过——我还是喜欢我的熙正。虽然熙正也是混血儿,可是熙正的头发是黑的,又黑又浓,发型也好帅气,永远都是那么的酷。熙正熙正熙正!我的最爱!呵呵呵!哦呵呵呵!这个世界上最最优秀的最最英俊的那个大帅哥是我朴七彩的男朋友。哈哈哈——”七彩,亲爱的七彩,你干嘛把嘴巴张得那么大?我摇头的样子很好笑吗?”妈妈呀!安东尼的俊脸一下子凑到我的面前,就像在显微镜底下突然看到了阿米巴原虫。哇哇哇——幸好我的心脏够强,否则一定会被他的突然袭击吓个半死。”安东尼,你可不可以正常一点,难道你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可是我只是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笑得这么开心,难道——难道——”我看着他的俊脸上开始露出很自负的笑容,并且这个笑容还在一点一点的扩大。”亲爱的小彩彩,是不是你觉得和我在一起吃晚餐很有幸福感,一个像我这么英俊不凡而且还拥有贵族血统的男生陪在你身边,我想你的心里此时此刻一定是快乐得冒泡了吧。”倒!倒!我狂倒!这个家伙的自恋倾向真是和我们家的商哥有得拼。我会因为和他在一起而快乐得冒泡?呵呵呵!哦呵呵呵!这绝对是本世纪以来我听到过的最最最最最搞笑的一则新闻。”亲爱的——””喂!不要让我再继续警告你,我不准你叫我亲爱的。”这个没记性的家伙,他非要时时刻刻的将他的自恋表现在我的面前吗。”可是我只是想表达一下我对你的喜爱,我刚刚和你说过我的那个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曾祖母……””安——东——尼——”我气得大喊他的名字,”拜托你不要再给我说你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曾曾曾曾曾祖母的事情了好吗?”郁闷!如果他再说他的曾曾曾曾曾祖父和他的曾曾曾曾曾祖母,我就决定当场翻脸给他看。显然,我的怒吼终于奏了效,安东尼被我吼得一下子老实了下来。可是我发现周围正在用餐的客人却频频向我这边望过来。哼!他们一定以为我是一个没有教养的女孩,可是我的没教养都是被眼前的安东尼逼出来的。我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然后气哼哼地低下头开始吃着这顿无聊死人的破晚餐。我叉!我叉!我叉叉叉!我要把盘里的的牛排当成安东尼来叉,不——不不不,我要把盘子里的牛排当成权熙正来叉,还要把它当成千惠来叉。谁让她一天到晚总是缠着我的男朋友,哎呀呀呀!!我到底都在干什么?朴七彩是这么没有风度的女生吗?既然我已经答应了安东尼出来吃饭,干嘛还总是想着熙正啊?安东尼被我吼得老实了很长时间,我偷偷抬起头,不禁看到他的俊脸上闪着委屈的表情。一时间,我仿佛看到一只苍蝇在我的头顶来回乱转。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说——朴七彩,其实安东尼也不错啊,人长得帅,而且家世又好,你为什么不给他一个机会?不行不行!人家我的心里已经有熙正了吗。就算你的心里有了熙正,可是你的熙正此时此刻正陪着千惠一起吃晚餐啊。话虽然是这么说的没错啦,不过——七彩呀七彩,你还不过什么,安东尼是一个不错的男孩子,现在熙正不在你身边,你可以换个心情和其它的男孩子试着交往吗,就当是利用安东尼来刺激一下熙正好了。这个……这个主意吗……七彩,不要再犹豫了,好好把握眼前的机会哦。我头顶的苍蝇突然奇迹般的消失了。我看着眼前的安东尼,其实他长得真的很帅,而且气质中也充满了阳光般的灿烂和令人心眩目转的优雅。如果没有熙正的存在,我想我可能真的会为了眼前的大帅哥而动心。”七彩,七彩你为什么突然间用这样的目光来看我?”安东尼被我盯得表情毛毛的。哈哈!他该不会是怕了我吧?不过为了弥补我刚刚大声吼他的愧疚,我决定我还是要有风度一些。我从盘子里叉了一小块牛排放到他的盘中:”安东尼,虽然这是法国餐厅,可是入乡随俗,刚刚我吼了你,这块牛排就当是我对你的赔罪好吗?”我朴七彩是什么人,敢作敢当,错了马上就道歉,呵呵呵!连我自己都开始崇拜起我自己来了,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