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把刀小说,回光返照的命运

好吧,故事总要有个开头。所以应该怎么开头呢?我先介绍一下刚刚被我制造出来的惨状吧哈哈。躺在撞球桌上的尸体甲是一个老是自称我兄弟却乱上我女人的王八蛋,躺在那个王八蛋下面的尸体是那个王八蛋的弟弟,在今天以前我还跟他一起出生入死了好几次,但我完全不介意把他改造成一具见鬼了的尸体,反正举手之劳。然后趴在门口的尸体叫什么我忘记了,但他对我做过什么事我可不敢忘记,所以我趁还有兴致记仇的时候将他送去阴间再接再厉上死我的女人。其实我真不懂他们在想什么,想上我的女人就说嘛,何必偷偷来呢?既然上了就上了,女人嘛,当然是拿出来跟兄弟分享,我这个女人还不是乱上来的哈哈哈!不过他们干嘛上了我的女人,偏偏还怕被我知道,硬是把人家给乱宰了,这不是摆明了小看我的器量吗?我会跟他们这些王八蛋计较谁偷偷上了我的女人这种鸡毛小事吗?说真的,人生不过是吃喝玩乐嘻嘻哈哈嫖赌杀,哪有什么好计较?尤其自己兄弟嘛。我今天会生这么大的气,纯粹是因为我很讨厌这些王八蛋把我当作是那种小心眼的自私鬼,忍不住给他们一点点教训。说说这些可爱的王八蛋吧。一年前……应该是一年前吧?当我在路边忽然醒来的时候,觉得呼吸不太顺畅,伸个懒腰竟然吐了一大口血,一低头真不得了,我的胸口见鬼了插了两把刀,两把刀耶!吓都吓死我了,幸好这几个刚好经过的王八蛋手滑了一下,把我扛去黑市医院动手术,才让我起死回生,喂,我说的是起·死·回·生啊!活过来后我当然把他们当自己兄弟啊!唉,没想到昨日的兄弟,今日的尸体,人生的变化实在是匪夷所思,就像一首被低能儿拿去瞎唱的经典摇滚乐。话说回来我的女人也算是他们介绍的,那天真的是超好笑,当我在舞池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啊……那个女人啊……那个女人……叫什么名字呢到底?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我,我竟然连我的女人叫什么名字都恍惚了,我前天都还叫着她的名字拼命上她呢我!不过我想这一点也不打紧嘛,毕竟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不可能失去的!会失去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东西嘛哈哈哈哈哈!幕后访谈之“面对自己才能扭转命运”问:刀大好久不见!答:嗯啊好久不见。问:这次的杀手隔了比较久,是因为筹备下一部电影的关系吗?答:可以这么说吧。这一年来写了下一部自己要当导演的电影剧本,也写了一个很神秘的剧本大纲,学着当一部纪录片电影的监制,也拍了价值四百多万的……应该是台湾电影史上最昂贵的前导影片吧,近日就会公布。不过去年最主要还是以好好休息一阵子的心情为主,毕竟一直宣传电影的疲倦感让我元气大伤。幸好慢慢写小说让我找回我最喜欢的生活节奏。问:所以会把重心转移到电影的世界去吗?答:不会。拍电影不管再怎么开心,过程都很艰难,也因为真的太艰难了,一旦完成电影的成就感的确大于完成小说。写小说很快乐,过程又很愉快,是我最喜欢的一件事,仅次于做爱。只要我完成下一个电影长片,我随时都可以放弃当电影导演。但我会一直写小说直到断气。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面写着:“九把刀,一个偶尔会去拍电影的小说家”,大概是这样的感觉吧。问:那一部电影是拍什么?答:《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是我的梦想,所以下一部电影,我想拍“大家的梦想”。“大家的梦想”当然也是我的小说改编,至于是哪一本小说暂时保密吧。或许大家买到这本书的时候我已经藉由前导影片的公布而不是个秘密,但现在,嗯,暂时保密好了哈哈哈。唯一可以透露的是,为了方便,剧组内部作业时需要一个电影代号,我都暂时称它为“诺曼底计划”。问:还会是爱情小说的改编吗?答:《等一个人咖啡》正在改编中,今年会开拍电影。我是监制,不是导演,导演是一个很温柔的好朋友,我相信他有能力将《等一个人咖啡》拍出思念的温暖气味。不过这不是诺曼底计划。问:那会是杀手吗?答:《杀手,价值连城的幸运》正在进行电影改编,至于这一本《杀手,回光返照的命运》也正在架构剧本阶段,今年都会开始拍摄。但我都不会自己当导演,我知道有更出色的导演比我更适合那张导演椅。不过我同样会在监制的位置参与这两个杀手故事的电影改编,希望有我的实际参与,可以让电影更好看,我也可以学习到更多关于电影制作的细节。但这两部杀手电影,都不是诺曼底计划。问:了解。答:所以他妈的你终于可以问一些有关小说的问题了吗?问:好的,谈谈这次的杀手吧。火鱼,好像也是个精神很不正常的家伙?答:嗯,我满喜欢写一些精神失控的角色,毕竟一个以夺取他人性命维生的职业,本身就是一种极端状态,能够长期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点不正常……嗯,就跟作家一样哈哈哈。Mr.NeverDie就是一个典型的精神暴走者,而火鱼则是为了不想面对自身的悲剧命运,只好将个性扭曲到自己都无法认同自己的样子,却也因此终于在精神上失控。不过我写Mr.NeverDie的故事是从他还是一个普通男人开始写起,将他慢慢转换心境的过程娓娓道来,最终才踏入疯狂的领域。而火鱼呢,从故事一开始他就是完全丧失记忆的状态,所以我用了大量的内心话,让读者更清晰地知道火鱼内心的混乱。问:那猫胎人呢?他不也是一个精神病杀手吗?答:喔不,这我们讨论过了,他妈的猫胎人是连环杀人魔,不是杀手。杀手的世界讲究一种很严密的精神价值联系,用三大法则跟三大职业道德将这份特殊工作的伦理感给表现出来,所以杀手有一种独特的气质,不论如何疯狂,都有最后自我约束的底线,一种必须将职业精神凌驾于个人特质之上的觉悟。猫胎人只有自身的欲望,没有职业精神,他是杀人凶手,不是杀手。当初我大费周章写猫胎人,就是想在这个杀手世界里拉出这一条线让读者作比较。而火鱼,他在泰国担任帮派专用的杀手时,并没有收到蝉堡,这也是我拉出的另一条线。这条线作为区分,大家可以想一想为什么。问:在火鱼的故事里,他遇到了很多杀手,为什么会这么设计?答:我很喜欢JOJO冒险野郎系列的漫画,里面有一句话:“替身使者会吸引替身使者。”这个概念很有魅力,我想杀手之间应该也有一种特殊的磁性,将彼此连结在一起吧。不过这只是原因之一。从以前我就很喜欢将不同的角色跨故事、甚至跨系列穿插,这已是我作品的一大特色,而且,我很想念以前写出来的角色,比如铁块。老实说我并没有把他们当作完全虚构出来的人物,他们都陪着我,看过生命里不同阶段的风景。我希望我的读者也不要忘了他们。我很愿意承认我的滥情。问:所以铁块是脱北者吗?答:是。这也解释了他的沉默与剽悍。问:所以G依然是最强的吗?答:没错。至少目前是这样。我很喜欢我写G的潇洒不羁,对我来说强不是横行霸道,而是与世无争。在森林里,只有山猪会跑去挑战老虎,说要当森林之王,不会看到老虎特地跑去跟山猪单挑,来强调自己是森林之王。问:所以到底什么是枪神奥义?答:抱歉,枪神奥义只有悟道者才知道答案。问:话说在警政总署里的那场群斗,在《杀手,价值连城的幸运》里你就写过了,这次从另一个杀手的角度来写同一场戏,是一年多前就想好了吗?怎么那么没梗?答:刚好相反,是超有梗。当时我就做了一些设定让一年、两年后的自己使用。问:铺梗铺得那么长?怎么记得住?答:铺梗是一件很有趣的事,记忆铺了什么梗不难,破解梗比较有挑战性。这次的火鱼故事里同样也埋下了一些线索,等待以后的我慢慢解开。这有点像是……我正在证明,现在的我可以呼应一年前或多年前的我对我的期待,而现在的我也期待,一年后或多年后的我会符合现在正在埋梗的我的期待,那就是,未来,永远都要比过去,还要再厉害一点点。问:好像绕口令喔,听不懂耶!答:智商低就多看几次,多看几次就会懂的,加油好吗!问:所以在火鱼旁边那位瘦高杀手是?答:他就是传说中的不夜橙。问:传说?不夜橙是传说等级的吗?在警政总署的“老茶任务”里,火鱼跟不夜橙联手,却输给了阿乐、燕子与不知名老杀手的联手,不就是说明火鱼跟不夜橙比较逊吗?答:对我来说,在杀手的世界里,任务永远不是最重要的,那只是一份职业,一个工作,不是人生的全部。达成任务很棒,但任务失败也没什么,G就对任务的失败与否感到很随缘,他反而比较在意自己的制约或风格。又比如说阿乐,在警政总署外他其实同样输了任务,但他无所谓,因为他这一生最希望的并非成为一个绝顶高手,而是拥有一段美好的爱情。阿乐透过“老茶任务”的失败来圆满自己对爱情的期待,这不是更好吗?而火鱼根本就是想借着“老茶任务”毁灭自己的这一世,而老茶是他的记忆证据之一,同样归在必须一起毁灭之列,某种程度火鱼反而算是办到了,唉,他实在是一个非常可怜的人。至于不夜橙,嗯,不夜橙的故事就留待他的故事里慢慢去说吧。总之,杀手的人生最灿烂一刻,都属于自己,不属于任务。世俗的成败得失,不适合这些奇特的角色。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拥有这种想法。问:阿乐与火鱼似乎是一场命运的对决?答:好像吧。在“老茶任务”里,阿乐将运气提升到极致,而火鱼则是处于再度轮回的悲伤临界点,绝佳的运气较量凶恶的命运,可以这么说。问:这次为什么采用第一人称观点去写?答:因为火鱼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他表面超级唾弃这个世界,本质却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他心爱的事物一直受到伤害,所以只好假装蔑视这个世界,唯有如此才能避免自己痛苦。火鱼有很多令人烦闷的碎嘴,都是他别扭至极的证明,我觉得第一人称的写法可以让读者直接听见火鱼很多的内心话,更直接感觉火鱼连心里的语言都在拼命自我疏离的无奈。比如说,在跳跳死去的那晚,火鱼待在旅馆房间里迟迟不肯离去,他推说是想看电视节目,实际上是想陪伴跳跳,而他说房间很热于是随手脱外套扔地上,其实他是不忍跳跳暴尸在地,火鱼的外套正不偏不倚地盖在跳跳的尸体上。我想当初黑白并不是这么别扭的人,黑白还懂得爱,懂得痛苦,可到了火鱼这一世,唉,一个在记忆上累积太多伤害的人,真的很难讨好——连自己都很难讨好自己。当然了,也不想承认自己痛苦了。问:但这中间产生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篇小说来自什么样的纪录?是火鱼写给自己的信,还是录音?还是催眠出来的结果?因为火鱼好像没有机会也没有意愿留下任何纪录吧。答:你可以当作是纯粹的小说形式,也可以当作是火鱼的碎碎念内心世界史,这部分可以暂时当作我不负责任地建立无纪录可能的角色独白。不过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我会将它留给电影版本去告诉大家。我想很有意思。问:火鱼的确是一个很可怜的人,你想透过火鱼的故事表达什么?答:大部分我想表达的东西,都透过蓝调爵士的嘴巴说完了。问:基于读者的智商问题,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更浅显地解释一下!答:真是温馨的提醒。我想,真的就是如此,“个性决定命运”,当你觉得事事不顺,改名字,不如改个性吧。只有正视自己的缺点,努力与之对抗,才有机会在未来扭转命运。光嘴炮,爱抱怨,是没有用的,最后要承担的业障一个都少不了。问:火鱼真的有成为摇滚歌手的才能吗?答:我也不知道。但我很确定,如果火鱼只是将梦想放在心中,那么梦想就只是一种不断削弱自身力量的负成长,不去做,就不可能知道答案,一直不去做,就会累积越来越多不去做的理由,每一个理由听起来都很有道理,但加起来就只有懦弱两个字可以取代。我看过太多太多不断找理由回避战斗的人,那些人连失败的资格都没有。问:你不害怕失败吗?答:我非常害怕失败,但还没有怕到落荒而逃。问:火鱼最后是死了吗?答:嗯……以你的智商,这个问题我该怎么回答呢?是的,火鱼是死了,消失了。但他的故事并没有因此结束。这个杀手的轮回依旧持续下去。问:这次的雇主很多都是女人,而且都是心理变态的女人,极尽践踏男人之能事。请问你对女人有什么不满或偏见吗?想趁机发泄什么吗?答:没有,也不敢。我周遭都是一些对我很好的女人。小说有自己的王国。问:那个叫爱莲娜的疯女人是怎么一回事?答:以后还会出现就对了,毕竟我对写疯子一直有很独特的兴致,大家拭目以待。喔对了,我也很怀念小仙,原本我还想设定让小仙出现跟火鱼谈一场恐怖的短暂恋爱,但我觉得火鱼已经够惨了,我实在不忍心再放任小仙纠缠火鱼。问:拜托不要。答:好的。问:这次你写到一个没有才能的作家,有什么意思呢?是想特别鄙视谁吗?答:不敢鄙视谁哈哈哈,所以最后绕了一圈,让那个作家稍微影射一下我自己,满足一下乡民每天都想嘘爆我的热切需求。其实创作的世界真的很有趣哈哈哈,说到幽默的写法,把自己写成一个王八蛋也是很让我自溺的一招。问:你在这次的故事里,又写到了泰利台风。答:对啊,泰利台风串连起许多杀手的故事,这次还是必须写。问:那个刮风下雨的场景你写不腻吗?答:我反而很推荐大家去看看《杀手,每件事都有它的代价》、《杀手,千金难买运气好》、《杀手,夙兴夜寐的犯罪》、《杀手,无与伦比的自由》里面我是如何描写同一场台风肆虐的手法,每一次我都用不同的方式去写,希望琢磨出更有意思的描述笔触。有时候写作就是因为自己出古怪的题目困扰自己,才会越来越有意思。问:无法十日还会多着墨吗?答:当然了,这么理想的无法无天季节,一定会发生很多稀奇古怪的事。问:最后有什么想跟读者说的吗?答:谢谢大家一直包容我的任性。不管是真的包容或假装的包容,我都,很感谢大家。我会继续努力。

问:好久不见九把刀!答:哪有,我常常出现。问:这一次的故事还蛮轻松的。答:是的,我是抱着很愉快的心情完成它的,但不管多轻松,完成的瞬间还是有一种浑身哆嗦,不由自主打冷颤的感觉……是的,就是那种感觉。问:这一次的主角杀手阿乐虽然在设定上是高手,但好像没有很侧重杀人的情节?答:是的,如果大家眼睛没瞎的话,就会发现其实每一本杀手,杀人的情节都远远低于其他部分,就连猫胎人那个变态也是,他不搞变态缝猫的时间还蛮长的。且我说过很多次了,我写杀手,其实不是要写杀人,而是在写“人”。杀手在不杀人的时候,他们活在跟你我一样的世界里,他们的七情六欲,他们的生活观,才是故事的重点。问:请问阿乐有多强?答:这根本不是重点。从来也不是杀手系列的重点。只是写强者对决谁都会写,强者不小心挂了还可以去收集七龙珠。故事要精彩,就要“写人”。问:那请问G还是最强的杀手吗?答:要写强,不是不可以,但强要有特色,这个特色又直接与个性相关。比如大家都很讨厌的Mr.NeverDie,他的强就根植于他的疯狂,他为什么会那么疯狂与越来越不可自拔,才是故事的重点。问:到底G还是不是最强的杀手?答:……下一题。问:好吧,你提到杀手不杀人的时候才是重点,那阿乐不杀人的时候非常想谈恋爱,这才是重点?答:没错,虽然感觉上杀手是一个很酷的行业,但只有在小说里或电影中才会酷,摆在现实世界的话,杀手却是令人生惧很不讨喜的职业,讲出来完全不会加分,人家还会报警抓你。阿乐虽然是一个技术高超的杀手,不杀人的时候却很不酷,他不算生活白痴,却是个情感智障,他想谈恋爱,却因此处处碰壁。问:越是想谈恋爱,就越是被得不到的爱情给牵制,请问这是你的个人经验吗?答:不是,我有凌驾在霸王色霸气之上的江哥色霸气,把妹无往不利。问:……答:……问:这次故事的风格好像跟最近几本杀手不大一样?答:其实是重新回到杀手系列最初的写法,用比较简洁的方式写分镜。但写到后来其实也无法彻底回归到纯写分镜的那种利落,有点混搭了,毕竟有些场景对话很多,无法用那样的方式执行。有机会我还是会尝试纯粹的分镜写法,那种写法自有一种迷人之处。问:在风格转变之间,有什么困扰吗?答:没什么困扰,行云流水啊。但若要说让我度烂的部分则是,以前一直写热血的故事,大家会批评怎么我只会写热血的东西,但后来开始有各式各样不同风格的作品时,大家又会质疑,怎么我写的东西不够热血了。读者肯定是最难讨好的一群人,不,是注定无法被讨好的一群人哈哈!问:这次故事的主题是什么?答:我想表达“不想寂寞”的挣扎。其实杀手有很多篇章都是关于寂寞,但每一次侧写的角度都不大一样。比如说,鹰的寂寞是带着些许颓废美感的。猫胎人的寂寞让他想用媒体曝光的方式去弥补。Mr.NeverDie的寂寞很疯狂、于是只有变得更疯狂才能避免自己发现自己很寂寞、很惨。铁块的寂寞很机械很生冷。小恩的寂寞则让她义无反顾地依赖铁块——也让铁块再也无法回到寂寞的世界。这一次的写法,不是用冷硬的笔调将寂寞的温度降得很低,而是想透过一个少一根筋的杀手,将他千方百计想摆脱寂寞的努力写的很有趣。可以说,如果让阿乐谈恋爱太顺利了的话,就凸现不出最后的命中注定有多难能可贵。问:想藉着这个主题向读者传达什么样的讯息?答:尽管困难重重,但永远不要放弃追求爱情,玄机往往就在你要放弃的下一瞬间出现。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另一个人与你,或妳,是心灵相通的。即使是一坨大便,也是会有另一坨大便与你在命运中的某一刻邂逅,然后成为彼此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一坨大便。问:一直将大便挂在嘴边,这样好吗?答:对了这倒提醒我一个重点了。这次的杀手故事完全没有做爱,没有援交,杀人的情节只是随性带过没有认真杀,希望各位家长各位老师各位校长各位教育部长各位李家同各位张大春可以暂时休息一下,这段时间辛苦了!问:阿乐谈恋爱的过程,一直被骗是怎样?看得让人发火!答:除了想写他的恋爱不顺利外,其实我也想借此写一些让我看不顺眼的社会现象。比如说直销迷惑人性的部分,比如说网路交友仙人跳勒索人,我都很不以为然。虽然很不以未然,但无可否认这中间发生的诈骗行为都直指最深的人性——可以这么说,如果无法深层了解人生,是无法进行诈骗的。写人性,一直都是写作里最有趣的事,而不是写设定。所有的设定,都是为了服务人性而存在的。问:你很不喜欢直销?答:我不反对直销的理念,但我很讨厌直销里常见的某些行为,比如说很多做直销的人绝对不愿意让你知道他叫你去的说明会是直销说明会,而是唬烂别的理由,反正就是先把你骗到会场就对了——我很讨厌这种拐弯抹角的方式,对我来说,这就是骗人。我也很讨厌直销老是强调成功的重要性,老实说,我很讨厌有人一直在跟我哭什么是成功的人生,妈啦我的书柜上有一整套海贼王就是很成功,不行吗?!问:看你说得那么气,是不是有类似的经验?答:对啊,大学时期碰过不少次,最后一次让我非常火大,当场在说明会上爆炸。可惜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学会霸气,所以没有人因此被我震到晕倒。问:可以聊聊那次的经验吗?答:那是在大二升大三的暑假,那一天我原本是要去铁板烧店参加服务生的职前训练,却因为这间假装是贸易公司的直销公司来了一通“恭喜你录取了——”的电话(前一天晚上我还特地去面试咧干靠),于是我舍弃可以免费吃到铁板烧的服务生工作,兴冲冲跑去“贸易公司”上班,心中盘算的是主管在面试时说的月薪两万块。结果到了现场,就发现等待着我的是一场卖灵芝的直销说明会(在那之前我只有二对一被推销直销的经验),还有十几个跟我一样被骗过去的傻子,大家都一脸茫然。当时现场一堆超不合理的欢呼声,每一个傻子一加入那群骗子的行列,就起身接受大家热烈的掌声。干我觉得超假的,很愤怒,虽然当时我不晓得将来我会写小说,但我还是忍耐下来待到最后一秒,因为我很想看看这些人可以把别人愚弄到什么程度。看到后来,其实我觉得被骗的人很可怜,但那些已经将自己催眠成功、变成那一种“只想拉下线垫背、其余都不重要”的直销人,也很可怜。我知道在这个社会上求生不易,但我绝对无法认同这一种“以人际关系为基础、最后却以摧毁人与人之间信任为利益”的工作……好吧,事业?问:但你未免也写得太详细了吧,感觉恨意很深?答:我在网路上搜集到很多关于直销被骗的经验谈,根本就是人性扭曲的血泪史,将内容融汇贯通后写出一个让阿乐无法抗拒的情景,除了让阿乐迷失外,还有让许多年轻读者瞬间增加社会经验值的功能,以后遇到类似的场合,你就可以冷眼旁观正在发生的一切,不仅不会被骗,还很好玩。我希望这是阅读故事的美好副作用。问:乐透彩券在书中是重要的元素,你常常买彩券吗?答:很少买,一年顶多买个五、六次吧。问:最后阿乐彩券中大奖的号码,似乎有一点玄机?答:是的,我想很多读者读到最后,很简单就会发现为什么是那六个号码。问:你自己会去签那六个号码吗?答:会,所以如果电视上报出中头奖的号码刚刚好是这六个,基本上就是我得了。问:如果真的中了头奖,你会把钱拿去做什么?答:我一直想变成钢铁人,所以我打算连续中十次乐透,花钱把那些高科技装备装在自己身上。至于我要成为钢铁人做什么?当然是做一些跟打击犯罪行侠仗义完全无关的事,主要是耍帅,但如果我有空的话,我不介意飞去日本把他们的核子发电站打爆。问:你还好吗?答:我好得不得了。问:这一次故事还是有谈到杀手系列的经典场景,也就是飓风“死神泰利的那一夜”?答:对,“死神泰利的那一夜”串起了杀手系列,也是最重要的时间参考轴,目前出场的每一个杀手带出的每一个重要事件,几乎都跟那一天晚上很有关系。但是这次的故事主要是发生在那一夜的效应之后,江湖上所衍生出来的更重大事件:“无法十日”。问:无法十日,好像在《杀手,无与伦比的自由》里面也有提到过?答:对,因为我布局一向非常完整,可以用事先伏笔的话,绝不会用事后挖坑的办法。认真说起来,其实“无法十日”的基本想法,在第一本《杀手,登峰造极的画》吉斯美的故事中就有了,那臭小鬼陈庆之那一番谈话的意识形态背后,就足以引发一场江湖大战。那就是“无法十日”的初衷。问:按照你写作的一贯坏习惯,显然“无法十日”在未来会取代“死神泰利的那一夜”成为后续杀手的故事中的经典时序,对吧?答:的确,按照我天衣无缝的整体布局的好习惯,“无法十日”的确是未来许多故事的大重点,整整有十天可以穿插很多不同性质的故事进去,杀手精锐尽出,光是想就觉得很有挑战性。未来黑帮的火拼,不只是义雄与陈庆之的大对决,其余发生的交错事件也会很精彩。问:都想好了?答:一切尽在我的布局之中。问:老茶到底是怎么回事?答:伏笔。问:对了,好像你本来杀手系列六的预告是《杀手,势如破竹的勇气》,为什么会变成《杀手,价值连城的幸运》?答:我高兴。只是心情变了,顺序也只好变了一下,以后还是会写。问:网路上有传闻,这次本来是两个杀手要合成一本书的?答:是的,很碰巧那些传闻都是我自己放出去的风声。原本想将杀手“不夜橙”的故事一起放进来,但写着写着,忽然阿乐的故事又长大了不少,我想还是将所有的力气都放在阿乐身上,让这次的故事保持一个基调就好。至于杀手不夜橙的故事,说不定还会比《杀手,势如破竹的勇气》还要来得快吧,哈哈,我也不知道。问:那么下一次的杀手系列,预计什么时候会写完呢?答:要作家谈论写作计划,就是请作家公然说谎的意思。不过说真的,去年我将大部分的精神都拿去拍电影了,虽然我自己觉得很有意义很热血很猛,但我知道生性残忍的读者根本不会鸟我,所以我今年会抱着忏悔的心好好地写作,预计今年下半年还会出版杀手系列之七,好报答一直很支持我的读者们。问:你说要忏悔,但你脸上的笑为什么感觉有点奸诈?答:那是诚意过头的笑。下次杀手七,大家再见!

澳门赌城网站官网,《杀手,阳台上的波斯菊》(内容:杀手 鹰)

《[杀手,登峰造极的画]》

《杀手,搜集不幸的天使》(内容:杀手 吉思美)

《杀手,每件事都有它的代价》(内容:杀手 欧阳盆栽)

《杀手,见识到很了不起的东西》(内容故事:杀手 角)

《[杀手,风华绝代的正义]》

《[杀手,夙兴夜寐的犯罪》

《[杀手,追逐媒体的邪恶犯罪]》

《[杀手,流离寻岸的花]》(内容故事:杀手[铁块]

《[杀手,无与伦比的自由]》(内容故事:杀手 Mr.Neverdie)ISBN
9789866675140

《[杀手,价值连城的幸运](内容故事:杀手 阿乐、杀手 燕子、杀手
小仙、杀手 Mr.NeverDie)ISBN 9789866345678

《[杀手,回光返照的命运]》(内容故事:杀手
火鱼、铁块、蓝调爵士、燕子等)ISBN:9789866000508

下载地址:杀手系列
九把刀小说
备用下载地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