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太阳娱乐赌城 1

澳门太阳娱乐赌城一封寄往人间的信_科幻灵异_好文学网,我为什么参加征文大赛

阴间一百年一次的征文大赛如期举行,本次征文大赛的主题是:“写给人间的信——把你想对人间的亲朋好友说的话写出来。”所有大小喽啰皆可参赛,大赛只设一等奖一名,奖励是:把其的作品以书信的方式寄往人间。

作者:lor熊   来源:图书馆“超星杯”征文大赛

澳门太阳娱乐赌城 1

告示一贴出,文稿如雪花般飞来,一摞一摞的,堆满我的小屋。我日以继夜的审阅着,来稿虽多,但内容却大同小异,都是一些贪官们的忏悔书。没有一篇让我中意。

别人都说:“遇见是是前世今生的命中注定,是缘。”

最近在简书上参加了几次征文大赛,只要打开我的个人主页,就会连续看到几篇不同专题的征文。我自己暗笑:不停地写征文,是不是功利性太强了?其实不然,我参加每一次征文大赛,都是有原因的。

望着散落一地的稿纸我暗自失落,不知何时一个小喽啰推门进来,递给我一张皱巴巴的纸说,黄举人,这是后收到的一篇参赛稿。我接过来,皱巴巴的纸上字迹寥草。我强忍着往下看,看着看着我的眼泪莫名地落了下来。纸上这样写道:

我死了四年了。

一、督促自己坚持写作

来到这里我十分的想念你们。你们也一定想我吧!爸爸妈妈,我现在过得很好,阴间的叔叔阿姨们知道我的遭遇后都同情我,关心我,请你们不要为我牵挂。还记得那天,我在街上被一个厚重的东西给撞了之后,我迷迷糊糊中感觉到有一双手向我伸过来,那手很粗糙,却很温暖。你们一定替我好好谢谢那位老奶奶,是她让我在生命的后一刻感受到了温暖。爱你们的小悦悦。

我是个鬼,讲真,做鬼和我想象中不太一样。

在简书上连续写了二十多万字,虽不是篇篇精彩,但每一篇文章都是自己呕心沥血之作,都是自己对生活的感悟或对往事的回味,每一个故事里都有自己的影子,都是对自己人生轨迹的最好的纪念。在写作这条路上我像一只小船在大海上航行,风平浪静的时候能顺利行驶,写出自己比较满意的文字,但遇到狂风暴雨时,小船往往触礁搁浅在海滩。我不敢说我的写作遇到了“瓶颈期”,因为这是作家才会遇到的情况,我一个文艺广场舞大妈,只能说才思枯竭了。

我决定把第一名颁发给这位名叫小悦悦作者,理由是:比起那些贪官们洋洋洒洒数万字的忏悔书,该文短小精悍,真实感人。

人死后可以选择投胎做人或在阴间做鬼。而阴间完全就是个翻版的人间。有银行,有警局,有商业中心,有菜市场,甚至有学校……唯一不同的是——阴间的居民是鬼。

看着其他简友坚持日更,篇篇精彩,自己不免有些惭愧,怎么什么都写不出来了呢?写不出来又不忍放弃,于是我关注了“征文征稿百晓生”主页,尽可能的去参加每一次征文,用这种方法督促自己写下去。写征文总得搜肠刮肚去寻找灵感和素材吧?这样,在征文的鞭策下,我才得以在写作路上坚持前行。

阴间之所以这样繁盛的原因,据说是因为人口爆炸,人间的容量不够,所以放点鬼在阴间缓缓。

用写征文的方法督促自己坚持写作,这是我参加征文的第一个原因。

因此阴间四处可见这样的标语:

二、尝试写不同内容的文章

不如做鬼!做人不如做鬼!投胎不如做鬼!让自己觉得舒服,是每个鬼的天赋!

既然是来自各个不同的专题征文,对文章要求肯定也是不一样。

阴间这么大,你值得看看!

散文专题希望得到大家文字优美感情真挚的文章;谈写作专题就要听听大家对写作的看法以及自己学到的写作技巧等;婚姻育儿专题,可以畅谈如何经营婚姻的干货或者婚姻中温暖的故事,同样可以把自己的育儿经和大家交流……由于注册简书时间尚短,以前简书活动多少我不知道,但我发现今年简书征文特别多,每一个月份都会有好几个专题举行征文活动,只要你想参加,你尽可以挑选自己擅长的专题来写,这样就锻炼了你各种文章的写作能力,对于一个爱好写作的人来说,这是多好的机会呀!

马面说:如果你现在还在嘲笑别人做鬼!五年后你就会后悔!

带着锻炼写各种内容文章的想法,我于是开始专注写征文。在关于“父亲的背影”征文中,我尽情的抒发对父亲的怀念之情;在关于“爱与个人情感”征文中,去触摸曾经走过的青葱岁月,寻找内心深处那曾经带给自己美好温暖记忆的人;在“你最喜欢的作家中”表达对自己喜欢作家的那份敬仰;也尝试去编一个小童话故事,讲给孩子们听……

马面还说:“十几个人在做鬼,你看不起他们;几百个人在做鬼,你不理解他们;成千上万的人在做鬼,你心动了;所有人都在做鬼,你想加入,对不起,阴间已经没有你的空间了!2017,再不做鬼就晚了!”

在不同的专题征文中,我扮演着各种不同的角色,体会着各种不同的人生。

……

每篇文章都是我人生画卷上的一抹色彩,它把我的生活打扮得五颜六色,我的人生从此也亮丽了起来。

不过,鬼在阴间生活也需要钱,钱的来源一是人间亲友烧的纸,二是鬼是在阴间工作的工资。

这是我写正文的第二个原因。

不幸的是,我的父母不信鬼神,不封建迷信,早就把“烧纸”这一老祖宗的传统丢到九霄云外。再者,我一直流连在人间,不能在阴间工作。

三、得到更多的人阅读,结交更多的好友

所以我是个穷鬼,一个真穷鬼。唯一的收入是每个月冥府发的低保。

每一个爱好写作的人都希望自己的文章被更多的人阅读,都希望给自己的读者带来收获,读者喜欢自己的文章,是每一个写作者最大的快乐。

而我流连人间,是因为留恋一个人。

写好一篇征文后,按要求投到相应的专题,这些征文就会被编辑收录到征文专区,大家写的征文都会被集中到一起。这样大家互相读彼此写的参赛征文,就能从别人的文章中收获很多。还可以把自己对文章的看法给作者留言,互相交流探讨,在交流探讨中提升自己。

鬼虽能在人间四处飘荡,却不能碰触到人间的任何东西,人看不见鬼的身影,也听不到鬼的声音。

我们还可以把自己的参赛文章分享到相关的分享群,恳请更多的人提出宝贵意见。对参赛文章感兴趣的简友,会认真阅读参赛者的文字,给文章提出中肯的建议,彼此在留言区里互相交流,互相鼓励,
每个人都收获满满,还会交到更多优秀的文友。

简而言之,人不可能意识到鬼的存在,鬼也不能对人和人间产生任何影响。

为了让自己的文章更加优秀,我们同样可以把自己的文章分享到朋友圈,朋友圈里都是自己的亲朋好友,他们会阅读自己的文字,给文章点赞或留言,给自己鼓劲儿,这样就又有了写下去的力量。

但总有些心术不正的鬼不甘寂寞。

在分享中品读文字,结识好友,这是我参加征文的第三个原因。

比如我女朋友就非常招鬼。

四、幸运的话还可以中奖

她长得挺好看,所以身边总是一堆色鬼偷窥她,这让我勃然大怒。

参加比赛,有一个目的不可忽视,那就是获奖。你认真写的每一段文字,恰到好处表达的每一份情感,众多的编辑老师都会去品读筛选,一不留神,自己的参赛作品就会获奖,这是多么好的事情!

每次我抓着一个色鬼就是一通猛打,揍得对方鬼牙遍地,鬼脸开花。

参加了几次征文,两篇文章被选中做成了电子书籍,这对一个写作者来说是最大的奖赏。每一个不想出书的写作者我认为都是虚伪的,我们写作的目的不就是要与大家分享自己的文字,让大家在自己的文字当中有更大的收益吗?出电子书,然后经过不断的努力,再出纸质书,不是每一个写作者的美好愿望吗?每个爱写作的人,都是充满爱心的人,都是懂得分享的人,这种分享的愿望,是可以通过写征文来实现的,虽然途径不只是这一种。

偶尔也有几个色鬼不服,指着我威胁道:“你无缘无故打鬼!小心我找冥警抓你!”

有读者给我留言:“你都出电子书了,好棒呀!能告诉我你怎么做到的吗?”我笑着告诉他:“你一定要努力,但千万别着急。”知道你听出来了,这是简书送给大家的最暖心的文字。在简书这个平台,大神很多,我们以他们为榜样,默默努力,我们的文字是会获奖的。

我轮着膀子攥紧拳头大步逼向他们:“你偷窥我女朋友我还不打你?你丢不丢鬼脸?看我不打得你怀疑鬼生!”

不获奖有什么关系呢?因为你参赛的目的不只是为了获奖,只要你默默地写下去,总会有获奖的那一天,总会越来越接近最好的自己。

渐渐地,也就没鬼敢靠近她身边。但我担心我一走那些色鬼就会卷土重来,便一直待在她身边。

这是我参加征文大赛的又一个理由。

我生不能与她偕老,死也要护她安好。

参加征文的好处很多很多,只有你真正的去写去参加,你才能体会到其中的快乐多多,收获多多,你才能和最好的自己又一次相遇。

我的女朋友是个标准的野蛮女友。平时总喜欢打我,我能胖揍这么多鬼,不得不感谢她平时对我的“照顾”与“锻炼”。

她一直是个坚强的女人,我认识她7年,和她在一起5年,从没见她流过泪。

而就在我死后的短短几天,我便看见她对着我们的合照流过无数次泪,有时甚至哭得几近晕厥。

那时我就告诉自己:除了帮她赶走色鬼,我还得为她做点什么。

而四年后,我终于能实现这个目标了。

冥府每个月会给没有收入的鬼发一千万冥币的低保,这数字听着挺大,其实钱并不多,因为人间的冥币厂造纸钱造得太狠,面值动不动就上亿,阴间早就通货膨胀得不像话了。我的低保一直没用,四年来积少成多,才总算买得起一项阴间为思念人间亲友的鬼开发的特殊服务——鬼书。

鬼书,顾名思义,就是鬼也能书写的一套本子和笔,而且在上书写的字,能被一个特定的人看到。

阴间为了便于管理众鬼,会给每个鬼派发手机,发一些做鬼大法好、黄泉路堵了、孟婆汤有毒、忘川水质严重污染之类的短信。我拿出手机打开“阴宝”APP——一个阴间的网上购物商城,购买了鬼书。

购买成功后弹出一个页面:请绑定您要与之沟通的人。

我输入了女朋友的名字和身份证号。只见手机中射出一道耀眼的白光,直冲进熟睡中的她的天灵盖,霎时,那道白光又冲进她床头的日记本和圆珠笔,只一瞬,白光散去,一切又归于平静。

我走到她床前,拿起本子和笔,这一刹那,我的手不可抑制地颤抖。这个日记本,这支笔,就是我在人间唯二能碰触和控制的东西。

第二天清晨,在她睁开朦胧睡眼之际,我拿着本子正对着她,本子上有我龙飞凤舞两个大字——你好。

从她的视角来看,是本子无视重力悬在了空中,上面还莫名其妙地多了两个字,不知道她会不会被吓到尖叫。

“啪”得一声脆响,她一手把本子给拂开,翻了个身再度闭眼睡觉。我的乖乖唉!这玩意儿可是我攒了四年的辛苦钱啊!我心疼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本子。

一秒,两秒,三秒……她终于意识到不对劲,翻身睁眼一脸震惊地看着再度悬空的本子。

我瞧她的神情,暗暗告诫自己:这次要干点正事了。自我死后,她一直沉浸在悲伤中,这次我要当她的人生导师,指引她走出忧郁走向未来走入阳光。我拼命地搜索自己脑中的励志阳光正能量语录,开始奋笔疾书。

在她眼中,圆珠笔自己在悬空的本子上翻飞舞动,接着便浮现出一行行字迹。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现在的时光才是最好的时光。

——放下从前,活在当下。Tomorrow is another day。

——生活不仅有宅和忧伤,还有诗和远方。

——做一个有梦想的人,永远年轻,永远热血,永远心怀希望。

……

她盯着那些我写下的字,静默良久,若有所思。

我欣慰地笑了,不枉我抠破头皮想出那么多直触心灵的优美句子,总算是有点成效。然后我就看见她朱唇微启:“你有病吧?”

呜呼!看来猛药还下得不够。我又开始写:年轻人,听我这个过来人一句劝……

“你是谁啊?”

我写到一半就被她的问题无情打断。于是我决定撒一个谎,一个有格调有深度的谎。

——我是笔仙。

我面不红心不跳地写到。

“哦,你是圆珠笔精啊。”

喂!不要面不改色地误解我的话啊!好吧,好男不跟女朋友斗,我姑且先顺着她。

——你就不害怕吗?圆珠笔成精了唉!

“你成精又能怎样?你能伤害到我吗?”——好吧,似乎不能。

“伤害不到我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害怕?”——好吧,女侠威武。

“你没成精前是我的笔,成精后就是我的精。”——好吧,女侠有理。

“你本是我一直写日记的笔,这么多年我也一直将你放在床头,那你一定对我的生活习性爱好等等了如指掌吧?”——是的,女侠英明。

“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随身管家,每天提醒我喝水吃饭买东西……我忘了的事,你要替我记住。”——是的,小人遵命。

咦?不是要当人生导师吗?怎么不知不觉就成了免费管家了?管它的,她开心就好。

就这样,在我呆在她身边的第四年,我终于融入了她的生活。

我终于让她意识到了我的存在,虽然是以圆珠笔精的身份。

可这样的生活没有持续多久。

那是七夕,她晚上回家时贪路近,拐进了一个小巷子,我埋头写字也就没注意到。

她遇上了几个流氓,他们用粗鄙的语言调戏她。我闻言大怒地冲过去给了为首的一记猛拳,在我的手如空气般穿过流氓的身体时,我才意识到——哦,我是鬼。

他们迅速地靠近她,她机灵地转身就跑,却还是被抓住,他们将她按在暗巷的墙上,对她动手动脚。她拼命地反抗,拼命地大叫。

我将本子重重地摔在流氓头上,我要打爆他的头!我将笔使劲刺入流氓的眼睛,我要戳穿他的眼睛!

然而,无济于事,无济于事。

本子和笔只有我和她能看见和碰触,对于其他人而言就只是空气。

即使我能为她赶走一千个一万个色鬼,然而对于人,我毫无办法。

毫无。

那一瞬,我从半年多来与她一起斗嘴玩闹的快乐中清醒过来,再一次意识到了自己身为鬼的无能为力。

正当我陷入绝望之时,两道刺眼的手电射入暗巷,“你们在干什么?”一声洪亮的怒吼穿云破石,两个警察挥舞地警棍奔过来。

这几个流氓许是第一次犯事,一怂,就一溜烟跑了。

我不敢想象,如果不是两个偶然路过的警察,事情会是怎样的后果。

办完一切,回到家后她已经是满身疲惫。

我在本子上写——对不起,我什么都没能帮到你,作为管家,我失责我混蛋!

她却笑了:“你有什么失责的?我又没给你工资。”她居然反过来安慰我:“我看见你拼命打那些流氓了,圆珠笔精,不要自责。”

她的善解人意却让我更加自责。我陷入沉默,不知该写些什么。

她开口打破沉默,声音似有感伤:“今天是七夕,有情人本该相聚在一起。”

连牛郎织女都鹊桥相会了,我们为什么却是这样呢?

我们明明近在咫尺,却如隔千里。

她看不见我,听不见我,触碰不到我,感觉不到我。

连一个对视都奢侈。

我沉重地写——是啊,今天是七夕,外面都成双成对的,你那么漂亮,怎么不找个男朋友呢?

她只是看着她手腕上我曾经送给她的情侣手链,说:“我男朋友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我找不到他了。”

我突然眼底发酸,可是鬼魂,连落泪的权利都没有。

“你说我男朋友在哪儿?在想些什么?”

这些日子,她从未提有关男朋友的问题,我想让她渐渐忘了我,也从来不提及这方面的事。面对她这么突然的问题,我有些不知所措,稍加思索后,我还是郑重地写下——我不知道你男朋友在哪儿。不过我猜,他也许在想:要是有人给他烧点纸就好了。

“是吗?”她有些苍凉地笑了,接着说:“以前,我最喜欢和我男朋友这样牵着手。”

她伸出手,张开五指,然后将五指弯曲。

那是曾经两个人的十指紧扣。

“我们扣住十指后,我会说——我抓住你了,你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哪儿都别想跑。”

好,我不跑,哪儿都不跑。

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

我伸出手,摊开那幻影般的手掌扣住她空荡荡的五指。

一虚一实,一生一死,紧扣十指。

中元节那天,我手机滴滴滴响了,我打开一看,是中国冥行发的短信——

您尾号XXXX的账户七月十五收到亲友烧的纸,合计冥币(MB)7400000000000000.00元,活期余额7400000000000000.00元。[中国冥行]

谢天谢地谢女朋友!她竟然还记得我的话,居然在鬼节给我烧纸,还一烧就是笔巨款。

我一个穷鬼,终于体会到做大款的感觉。我马不停蹄奔赴冥府,去“阴间对人间办事处”购买“托梦”服务。“托梦”属于高阶服务,必须按照正规程序办理,不像“鬼书”只要在网上商城购买就行了。

我排完老长的队,填完一堆的资料,盖完一堆的章,终于买到两次一小时“托梦”服务。

待我重返人间时,已是第二天的晚上九点。我的父母已经入睡,女朋友还醒着,于是我先入父母之梦,感谢他们的养育之恩,诉说我对他们的思念之情和抱歉……

我回到女朋友家时,她还醒着,她目不转睛地盯着日记本。

上面有一行她写的字——你在吗?

不知她什么时候写的,难道她一直在等我?

我连忙操起圆珠笔回应她——我在。

“这么晚了,你不睡觉啊?”她笑着说。

——圆珠笔是不用睡觉的。

你不安眠,我又怎能入睡?

“陪我聊聊天吧。”

——嗯,你说。

想尽量,多听听你的声音。

……

“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她想了想,又补充道,“以前是,现在也是。”

——我知道。

她还喜欢我,我还喜欢她。

可是又能怎样?我除了帮她赶赶色鬼,什么都不能为她做,连帮她擦眼泪都做不到,更别说保护她给她幸福。

心灵相通终究抵不过阴阳相隔。

我宁愿你别再喜欢我了。

别再喜欢一个无法带给你幸福的死人。

“今天说了好多话,我去睡了,晚安。”

——晚安。

梦里见。

在她的梦境中,她看见了我,她拼命地向我跑来。我见她眼中闪烁的泪花与她激动的神情,以为她要给我来个爱的亲亲温柔的抱抱,以诉相思之情。

谁料迎接我的是她的拳头,她一拳捶在我的心口:“臭小子!你特么这么久了跑哪儿去了?”

她打着打着便开始哽咽,手上的力气也越来越小。

她红着眼眶不停地问我:“你跑哪儿去了啊?你跑哪儿去了?你跑哪儿去了?你跑哪儿去了……”

我一直在你身边啊。

可我怎么说得出口,我抬手扶着她靠在我胸口的头。

我说:“忘了我吧。”

她闻言停住哭泣,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着我,好看的眼中全是震惊。

但她什么也没说。

我也什么也没说,主要是不知道说什么,更重要的是——怕说错话被打。

良久,她吸了吸鼻子,抹了抹眼睛,缓缓开口,声音还有一丝颤抖:“对不起,我不该老是打你。”

可我多想天天被你打,我知道,你的架势很足,力道却很轻。你打在我身上的拳头从来都不痛。我感受着你的身体触碰着我,常趁你不备拉你入怀中。

打着打着就抱在一起。

天知道那些日子我是多么快乐。

“我不在意。”

我不在意你打我,我在意的是你。

……

之后我们什么也没说,把道别的时间留给拥抱。

让这个梦结束于一个拥抱。

一个结实而温柔的拥抱。

自那晚梦里相拥后,她变得开朗许多。她开始走出家,走出她的小圈子,结识新的朋友。

她认识了一个男人。这男人青年才俊,大帅哥一个。最重要的是他阳气十足,和我父母一样,是鬼无法靠近的体质。连我这种有种资历的老鬼也最多能靠近10米,那些新鬼,远远看着他都绕道走。

我在十米开外,看着他们约会,吃饭,谈笑。他对她很好,和他在一起时,她真得蛮开心。

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他单膝跪地,掏出一枚钻戒,而她喜极而泣地点头。那枚戒指便套上了她的无名指。

她喜欢他,他也喜欢她,他能保护她。

挺好。

我,鬼龄五年,决定不做鬼了。

投胎吧,再世为人吧。

也许在某个轮回,我还能遇见你。

“他已经走了。”

英俊的“未婚夫”对她说:“如你所愿,他终于放下你,不再流连人间,投胎去了。”

她听罢一言不发,摸出笔在一个本子上写道——你在吗?

良久,圆珠笔没有任何动静,本子上也没浮现任何字迹。

这一次,没有出现“我在。”

她取下无名指的钻戒,归还给“未婚夫”,说:“谢谢你,酬金我转帐给你。”

七月十五,中元节。她在本子上问:你在吗?久久没有回应后,她确定男友不在。于是她独身一人出门,找到了一名知晓鬼事的大师。

大师说鬼没有轮回。

大师说做鬼超过五年,就不能再选择投胎做人。

大师说鬼虽不会死,却会灰飞烟灭。鬼一到七八十的年龄,就会消失,这世上再没有这个鬼,天上人间阴间都没有,每个角落都没有。

七月十六,她对他说:“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这是最后的告白,也是提前的告别。

“我怎么可能认不出你呢?”她轻翻日记本,纸张一页页掠过,密密麻麻的字迹像一条条小蛇,最后停留在他第一次写的那页。她抚摸着那两个歪歪扭扭的大字——你好,笑了:“这么丑的字除了你还有谁?”

我的男朋友,我很喜欢他。以前是,现在也是。

以后也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