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不要煮太久,你室友又在欺负我了

三个礼拜后,是柏森27岁的生日。
早上出门上班前,秀枝学姐吩咐我务必把柏森拉回来吃晚饭。
晚上下班回来,看到一桌子的菜,还有一个尚未拆封的蛋糕。
“生日快乐!”秀枝学姐和明菁同时对柏森祝贺。
“谢谢。”柏森挤了个笑容,有些落寞。
秀枝学姐和明菁并没有发现柏森的异样,依旧笑着在餐桌上摆放碗筷。
虽然少了子尧兄和孙樱,但我们四个人一起吃饭,还是颇为热闹。
“过儿,今天的菜,还可以吗?”明菁问我。 “很好吃。”我点点头。
“可惜少了一样菜。”柏森突然说。 “什么菜?”秀枝学姐问。 “炒鱿鱼。”
“你想吃炒鱿鱼?”秀枝学姐又问。
“学姐,我跟菜虫,今天……今天被解雇了。”柏森突然有些激动:
“可是……为什么偏偏挑我生日这天呢?”
明菁吓了一跳,手中的碗,滑落到桌子上。碗里的汤,泼了出来。
“也不能说解雇啦,景气不好,公司裁员,不小心就被裁到了。”
我说完后,很努力地试着吞咽下口里的食物,却哽在喉中。
“过儿……”明菁没理会桌上的残汤,只是看着我。
“没事的。”我学柏森挤了个笑容。
秀枝学姐没说话,默默到厨房拿块抹布,擦拭桌面。
吃完饭,蛋糕还没吃,柏森就躲进房间里。
我不想躲进房间,怕会让秀枝学姐和明菁担心。只好在客厅看电视。
觉得有点累,想走到阳台透透气,一站起身,明菁马上跟着起身。
我看了明菁一眼,她似乎很紧张,我对她笑了一笑。
走到阳台,任视线到处游走,忽然瞥到放在墙角的篮球。
我俯身想拿起篮球时,明菁突然蹲了下来,用身体抱住篮球。
“姑姑,你在干吗?” “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别又跑到篮球场上发呆。”
原来明菁以为我会像技师考落榜那晚,一个人闷声不响溜到篮球场去。
“我不会的。你别紧张。” “真的?” “嗯。”我点点头。明菁才慢慢站起身。
我沉默了很久,明菁也不说话,只是在旁边陪着。
“唉呀!这悲惨的命运啊!不如……”我举起右脚,跨上阳台的栏杆。
“过儿!不要!”明菁大叫一声,我吓了一跳。
“姑姑,我是开玩笑的。”我笑个不停,”你真以为我要跳楼吗?”
我很快停止笑声。 因为我看到明菁的眼泪,像水库泄洪般,洪流滚滚。
“姑姑,怎么了?” 明菁只是愣在当地,任泪水狂奔。
“过儿,你别这样……我很担心你。” “姑姑,对不起。”
“过儿,为什么你可以这么坏呢?这时候还跟我开这种玩笑……”
明菁用靠近上臂处的衣袖擦拭眼泪,动作有点狼狈。
我走进客厅,拿了几张面纸,递给明菁。
“工作再找就有了嘛,又不是世界末日。”明菁抽抽噎噎地说完这句。
“姑姑,我知道。你别担心。”
“你刚刚吓死我了,你知道吗?”明菁用面纸,擦干眼角。 “是我不对,我道歉。”
“你实在是很坏……”明菁举起手,作势要敲我的头,手却僵在半空。
“怎么了?”我等了很久,不见明菁的手敲落。
“过儿……过儿……”明菁拉着我衣服,低着头,又哭了起来。
明菁的泪水流量很高,流速却不快。 而荃的泪水,流速非常快,但流量并不大。
明菁的哭泣,是有声音的。 而荃的哭泣,并没有声音,只是鼻头泛红。
“姑姑,别哭了。再哭下去,面纸会不够用。”
“我高兴哭呀,你管我……”明菁换了另一张面纸,擦拭眼泪。
“姑姑,你放心。我会努力再找工作,不会自暴自弃。”
“嗯。你知道就好。”明菁用鼻子吸了几口气。
“我总是让你担心,真是不好意思。” “都担心你六年多了,早就习惯了。”
“我真的……那么容易令人担心吗?”
“嗯。”一直呜咽的明菁,突然笑了一声,”你有令人担心的本质。”
“会吗?”我抬头看夜空,叹了一口气,”我真的是这样吗?”
“可能是我的缘故吧。即使你好好的,我也会担心你。” “为什么?”
“这哪有为什么,担心就担心,有什么好问的。” “我……值得吗?”
“值得什么?”明菁转身看着我,眼角还挂着泪珠。 “值得你为我担心啊。”
“你说什么?”明菁似乎生气了。她紧握住手中的面纸团,提高音量:
“我喜欢担心,我愿意担心,我习惯担心,我偏要担心,不可以吗?”
明菁睁大了眼睛,语气显得激动。 “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明菁用右脚跺了一下地面,然后说,”为什么你老是喜欢问为什么?”
“对不起。”第一次看到明菁这么生气,我有点无所适从。
“算了。”明菁放缓语气,轻轻拨开遮住额头的发丝,勉强微笑:
“你今天的心情一定很难受,我不该生气的。” “姑姑……”我欲言又止。
“其实你应该早就知道,又何必问呢?” 明菁叹了一口气,这口气很长很长。
然后靠在栏杆,看着夜空。可惜今晚既无星星,也没月亮。
“过儿,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说吧。”我也靠着栏杆,视线却往屋内。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我知道。” “那以后就别问我为什么了。” “嗯。”
“找工作的事,别心烦。慢慢来。” “嗯。”
“我该走了。这个篮球我带走,明天再还你。” “好。”
明菁说完后,进客厅拿起手提袋,跟我说了声晚安,就回去了。
我一直待在阳台上,直到天亮。
但即使已经天亮,我仍然无法从明菁所说的话语中,清醒。
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我和柏森又开始找新工作。
只可惜我和柏森的履历表,不是太轻,就是太重。
轻的履历表有如云烟,散在空中;重的履历表则石沉大海。
柏森的话变少了,常常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他还回台北的家两趟,似乎在计画一些事。
为了避免断炊的窘境,我找了三个家教,反正整天待在家也不是办法。
明菁在这段期间,经常来找我。 她很想知道我是否已经找到工作,却又不敢问。
而我因为一直没找到新的工作,也不敢主动提起。
我们的对话常常是”天气愈来愈热”、”楼下的树愈长愈漂亮”、”隔壁五楼的夫妇愈吵愈凶”、”她的学生愈来愈皮”之类的。
日子久了,明菁的笑容愈来愈淡,笑声愈来愈少。
我不想让荃知道我失业,只好先下手为强,告诉她我调到工地。
而工地是没有电话的。 只是,我总是瞒不了荃。 “你好像很忧郁呢。” “会吗?”
“嗯。你烦心时,右边的眉毛比较容易纠结。” “那左边的眉毛呢?”
“我不知道。因为你左边的眉毛,很少单独活动。”
“单独活动?”我笑了起来。荃的形容,经常很特别。
“嗯。可不可以多想点快乐的事情呢?”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想起来会比较快乐。”
“那么……”荃低下头轻声说”想我时会快乐吗?”
“嗯。可是你现在就在我身边,我不用想你啊。”我笑着说。
“你知道吗?即使你在我身边,我还是会想着你呢。”
“为什么我在你身旁时,你还会想我?”
“我不知道。”荃摇摇头,”我经常想你,想到发呆呢。” “对不起。”我笑了笑。
“请你记得,不论我在哪里,都只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
荃笑了笑,”你只要一转身,就可以看到我了呢。” “这么近吗?”
“嗯。我一直在离你很近的地方。” “那是哪里呢?”
“我在你心里。正如你在我心里一样。” 荃笑得很灿烂,很少看见她这么笑。
我和柏森被解雇后一个半月,秀枝学姐决定回新竹的中学任教。
“我家在新竹,也该回家工作了。而且……”
秀枝学姐看了一眼子尧兄以前的房间,缓缓地说:
“已经过了半年了,他还没回来。我等了他半年,也该够了。”
虽然舍不得,我还是安静地帮秀枝学姐打包行李。
“菜虫,休息一下吧。我切点水果给你吃。” “谢谢。”我喘口气,擦了擦汗。
秀枝学姐切了一盘水果,一半是白色的梨,另一半是浅黄色的苹果。
我拿起叉子,插起一片梨,送入口中。
“菜虫,你知道吗?这苹果一斤100元,梨子一斤才60元。”
“喔。”我又插起了第二片梨。
“我再说一次。苹果一斤100元,梨子一斤才60元。苹果比较贵。”
“嗯,我知道。可是我比较喜欢吃梨子啊。”
“菜虫……”秀枝学姐看了看我,呼出一口气,”我可以放心了。”
“放心?”第三片梨子刚放进口中,我停止咀嚼,很疑惑。
“本来我是没立场说话的,因为我是明菁的学姐。但若站在我是你多年室友的角度,我也该出点声音。”
“学姐……”秀枝学姐竟然知道我的情况,我很困窘,耳根发热。
“不用不好意思。我留意你很久,早就知道了。” “学姐,对不起。我……”
“先别自责,感情的事本来就不该勉强。原先我担心你是因为无法知道你喜欢的人是谁,所以才会犹豫。如今我放心了,我想你一定知道,你喜欢谁。”
秀枝学姐走到子尧兄送的陶盆面前,小心翼翼地拂去灰尘。
“菜虫,那你知道,谁是苹果?谁又是梨子了吗?” “我知道。”
“苹果再贵,你还是比较喜欢吃梨子的。对吗?” “嗯。”
“个人口味的好恶,并没有对与错。明白吗?” “嗯。”
“学姐没别的问题了。你继续吃梨子吧。” “那……苹果怎么办?”
“喜欢吃苹果的,大有人在。你别吃着梨子,又霸着苹果不放。”
“嗯。”我点点头。 “我明天才走,今晚我们和李柏森与明菁,好好吃顿饭吧。”
秀枝学姐仔细地包装好陶盆,对我笑了一笑。 荃是梨子,明菁是苹果。
明菁再怎么好,我还是比较喜欢荃。
秀枝学姐说得没错,喜欢什么水果,只是个人口味的问题, 并没有”对”与”错”。
可是,为什么我会喜欢梨子?而不是苹果呢? 毕竟苹果比较贵啊。
我对荃,是有”感觉”的。 而明菁对我,则让我”感动”。
只可惜决定一段感情的发生,”感觉”,而不是”感动”。 是这样的原因吧?
子尧兄走后,秀枝学姐不再咆哮,我一直很不习惯这种安静。
如今秀枝学姐也要走了,她势必将带走这里所有的声音。
我摸了摸客厅的落地窗,第一次看见秀枝学姐时,她曾将它卸了下来。
想到那时害怕秀枝学姐的情景,不禁笑了出来。
“你别吃着梨子,又霸着苹果不放。”我会记住秀枝学姐的叮咛。
于是秀枝学姐成了第三棵离开我的寄主植物。
我的寄主植物,只剩柏森和明菁了。

“你说什么!” 我们开门回家时,秀枝学姐似乎在咆哮。
“我说你的内衣不要一次洗那么多件,这样阳台好像是菜瓜棚喔。”
子尧兄慢条斯理地回答。 “你竟敢说我的胸罩像菜瓜!”
“是很像啊。尤其是挂了这么多件,确实很像在阳台上种菜瓜啊。” “你……”
“菜虫,你回来正好。你来劝劝秀枝学姐……”
子尧兄话还没说完,秀枝学姐声音更大了。
“跟你讲过很多遍了,不要叫我学姐。你大我好几岁,我担待不起!”
“可是你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年纪啊。” “你再说一遍!”
“秀枝学姐,两天不见,你依然亮丽如昔啊” 柏森见苗头不对,赶快转移话题。
“子尧兄,我从山上带了两颗石头给你。你看看……”
我负责让子尧兄不要再讲错话。 秀枝学姐气鼓鼓地回房,子尧兄还是一脸茫然。
我把从山上溪流边捡来的两颗暗褐色椭圆形石头,送给子尧兄。
柏森也拿给子尧兄一颗石头,是黑色的三角形。 因为子尧兄有收集石头的嗜好。
子尧兄说了声谢谢,我们三人就各自回房间休息了。
隔天上完课回来,走进客厅,我竟然看到明菁坐在椅子上看电视。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很讶异。
“呜……”明菁假哭了几声,”学姐,你室友不欢迎我哦。”
“谁那么大胆……”秀枝学姐走出房门,看着我: “菜虫,你敢不欢迎我直属学妹?”
“啊?秀枝学姐,你是她的直属学姐?” “正是。你为什么欺负她?”
“没啊。我只是好奇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已。”
“那就好。我这个学妹可是才貌双全、色艺兼备哦,不可以欺负她。”
秀枝学姐说完后,又进了房间。
“我没骗你吧。”明菁耸耸肩,”我直属学姐总是这么形容我。”
我伸手从明菁递过来的饼干盒里,挑出一包饼干。
“没想到你住这里?quot;明菁环顾一下四周,”这地方不错喔。”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又问一次。
“学姐说你住这里,所以我就过来找你呀。过儿,你要赶姑姑走吗?”
“不要胡说。”我也坐了下来,开始吃饼干,陪她看电视。 “你找我有事吗?”
“过儿,”明菁的视线没离开电视,伸出左手到我面前,”给我。”
我把刚拆开的饼干包装纸,放在她摊开的左手掌上。 “不是这个啦!”
“不然你要我给你什么?” “鞋子呀。”
“鞋子?”我看了一下她的脚,她穿著我们的室内拖鞋。
我再探头往外面的阳台上看,多了一双陌生的绿色凉鞋。
我走到阳台,拿起那双绿色凉鞋,然后回到客厅,放在她脚边。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我很纳闷。
明菁把视线从电视机移到我身上,再看看我放在地上的鞋子。
“过儿……”明菁突然一直笑,完全没有停止的迹象。 “你怎么了?”
“我是指你昨晚捡的鞋子,那是我的。我是来拿鞋子的。”
“喔。你怎么不讲清楚。” “孙樱怎么会丢出你的鞋子呢?”
“她气坏了。随手一抓,就拿到我的鞋子。想也没想,就往下砸了。”
“她还好吗?” “不好。她到今天还在生气。” “真的吗?”
“嗯。尤其是看到今天宿舍公布栏上贴的公告后,她气哭了。” “什么公告?”
“不知道是谁贴的。上面写着:仿佛七夕鹊桥会,恰似孔雀东南飞。
奈何一句我爱你,竟然变为早点睡。” “柏森只是开玩笑,没有恶意的。”
“不可以随便跟女孩子开这种玩笑哦,这样女孩子会很伤心的。”
“柏森说他会跟孙樱道歉。柏森其实人很好的。”
“嗯。难怪孙樱说李柏森很坏,而你就好得多。所以她叫我要……”
明菁突然闭口,不再继续讲。 “叫你要怎样?” “这间房子真是宽敞。”
“孙樱叫你要怎样?” “这包饼干实在好吃。” “孙樱到底叫你要怎样?”
“这台电视画质不错。” “孙樱到底是叫你要怎样呢?” “过儿!你比李柏森还坏。”
我搔搔头,完全不知道明菁在说什么。
明菁继续看电视,过了约莫10分钟,她才开口:
“过儿,你要听清楚喔。孙樱讲了两个字,我只说一遍。” “好。”我非常专注。
“第一个字,衣服破了要找什么来缝呢?” “针啊。”
“第二个字,衣服脏了要怎么办呢?” “洗啊。” “我说完了。” “针洗?”
明菁不搭腔了。 “喔。原来是”珍惜。” 明菁没回答,吃了一口饼干。
“可是孙樱干吗叫你要珍惜呢?” 明菁吃了第二口饼干。
“孙樱到底叫你要珍惜什么呢?” 明菁吃了第三口饼干。
“珍惜是动词啊,没有名词的话,怎么知道要珍惜什么?”
“学姐!你室友又在欺负我了!” 明菁突然大叫。 “菜虫!”
秀枝学姐又走出房门。
“学姐饶命,她是开玩笑的。”我用手肘推了推明菁,”对吧?”
“你只要不再继续问,那我就是开玩笑的。”明菁小声地说。 我猛点头。
“学姐,我跟他闹着玩的”明菁笑得很天真。
“嗯。明菁,我们一起去吃饭吧。”秀枝学姐顺便问我: “菜虫,要不要一起吃?”
“不用了。我等柏森。” 吃晚饭时,我跟柏森提起孙樱气哭的事,他很自责。
所以他提议下礼拜的耶诞夜,在顶楼阳台烤肉,请孙樱她们过来玩。
“你应该单独请她吃饭或看电影啊,干吗拖我们下水?”
“人多比较热闹啊。而且也可以替你和林明菁制造机会。”
“不用吧。我跟林明菁之间没什么的。”
“菜虫。”柏森意味深长地看着我,”你以后就知道了。”

我和明菁回去时,柏森、子尧兄和秀枝学姐都在客厅。
“菜虫啊,人生自古谁无落,留取丹心再去考。” 子尧兄一看到我,立刻开了口。
“不会说话就别开口。”秀枝学姐骂了一声,然后轻声问我: “菜虫,吃饭没?”
我摇摇头。 “冰箱还有一些菜,我再去买些肉,我们煮火锅来吃吧。”柏森提议。
“很好。明菁,你今晚别回宿舍了,跟我挤吧。”秀枝学姐说。
“我终于想到了!”我夹起一片生肉,准备放入锅里煮时,突然大叫。
“想到什么?”明菁问我。
“我考国文时,写了一句:台湾的政治人物,应该要学习火锅的肉片”
“那是什么意思?”明菁又问。
“火锅的肉片不能在汤里煮太久啊,煮太久的话,肉质会变硬。”
“恕小弟孤陋寡闻,那又是什么意思呢?”轮到柏森发问。
“就是火锅的肉片不能在汤里煮太久的意思。”
“恕小妹资质驽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秀枝学姐竟然也问。
“火锅的肉片在汤里煮太久就会不好吃的意思。”
秀枝学姐手中的筷子,掉了下来。 全桌鸦雀无声。过了一会,子尧兄才说:
“菜虫,你真是奇怪的人。”
“过儿才不是奇怪的人,他这叫特别。”明菁开口反驳。 “特别奇怪吗?”柏森说。
“只有特别,没有奇怪。过儿,你不简单,你是高手。” “你可以再大声一点。”
“过-儿-!你-是-高-手-!”明菁提高音量,又说一遍。
我和明菁旁若无人地笑了起来。
“林明菁同学,恭喜你。你认识菜虫这么久,终于疯了。” 柏森举起杯子。
“没错。是该恭喜。”子尧兄也举起杯子。 “学姐……”明菁转头向秀枝学姐求援。
“谁敢说我学妹疯了?”秀枝学姐放下筷子,握了握拳头。
“哈哈……哈哈……哈哈哈……肉不要煮太久,趁软吃,趁软吃。” 柏森干笑了几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网站地图xml地图